-

與孩子們道彆,林辰便離開了飛行寶船。

大家就此告彆。

煌天璃他們留在了百戰廢土,隱藏著,不會暴露行跡,他們不想返回南離。

南離太遠了,一旦大魏出現大戰,他們根本無法趕過來。

倒不是要幫林辰。

他們覺得,林辰必然可以靠自己,斬儘仇敵。

他們是想要看熱鬨,想要見識林辰與大魏皇室的碰撞,甚至,與世外大宗的強者對壘!

如此大事,想想就讓人激動,絕對不能錯過。

所以乾脆等在這裡,一旦那邊有動靜,林辰不再隱藏,他們就急速趕過去!

筱葉則是昨晚就走了。

她的性格,根本不喜歡跟這麼多人待在一起。

如果不是昨晚林辰做了吃的,她忍不住想吃,出來的時候就走了。

不過吃完之後,走得還是很乾脆。

這野性少女,美麗出眾,驅妖天賦更是驚人。

也不知道下一次再見麵,她會成長到何種地步!

向天歌和葉穎,需要儘快趕回九劍門,無法繼續在這裡逗留。

不過她們對於林辰有十足的信心。

此刻儘快回去,參與密地探索,早日得到強大造化纔是首要的任務。

兩女可不想輸給林辰太多,起碼,要追上腳步才行!

而密地探索,便是如今最好的機會!

而且,她們這次收穫很大,更有虛空液,可以提升修為,此次密地一行,必將有更大的收穫!

分開前,向天歌告訴林辰,說會在密地等他。

她認為,林辰解決掉這邊的事情之後,必然不會留在大魏。

這小小國度,狹窄的天空,不可能再困住林辰了。

林辰的未來,必定在世外!

而那處密地,即便不屬於世外勢力,也有機會進入,對於林辰而言,將是一個好去處!

林辰也答應,會前去與他們會合。

畢竟那個叫做元天府衙的密地,林辰也很有興趣,覺得能夠所有收穫。

但那些都是後話了。

現在的他,隻有一件事要做!

林玦、柳夢兒他們,隨著向無為前往古塵帝國,那是遠離大魏的一個國度,冇有任何接壤。

嚴格來算,已經屬於另一片天地了,是分屬不同府地的國度!

玄天大陸浩瀚無邊,大陸各地,與州域劃分。

大魏所在的位置,隸屬於西南大域之中的龍隕州,而龍隕州之下,又分了數塊府地。

大魏上吳百戰廢土等國度所在的府地,稱之為河間府地。

類似的府地,龍隕州內還有不少,比如古塵帝國所在的宣明府地,皓月宗所在的央月府地等。

林辰從未離開過河間府地。

等一切事了。

他定然也要去彆的府地看看,甚至,離開府地,前往龍隕州,見識更為璀璨的武道世界!

所以,不管大魏皇室背靠著誰,隻要擋在麵前,林辰不會有絲毫留手,該殺就殺!

林辰,獨自往大魏國都而去,以他的速度,一天時間便可以抵達。

百戰廢土中,眾人所談論的還是皓月宗的幾近覆滅,以及帝國寶藏的崩塌。ka

shu五

各國的損失,也成為了談資,可以讓他們談個幾天了。

內城,一處十分不起眼的破落宅院內。

那邋遢老頭正準備出門,看看能不能再抓個冤大頭,好賺一筆。

不過剛開門,就聽到噗通一聲,一個人影順著門就倒了下來,然後開始呻吟哀嚎。

“哎喲,摔死我了,要賠錢啊,你彆走,要賠錢!”那老頭一邊哀嚎一邊抓著邋遢老頭的腿不放。

林辰要是在這裡,一定會忍不住眼角抖動。

這不就是那個碰瓷的怪老頭,現在竟然碰瓷到邋遢老頭頭上了。

兩個坑貨,都是不要臉的主,估計會是一場龍爭虎鬥。

那邋遢老頭顯然也是怔了一下,隨即冷笑一聲,對著那怪老頭就是一腳狠狠的踩了下去。

“你大爺的,真踩啊!”那怪老頭連忙拿手擋住。

“你不是摔傷了嗎,不帶點傷,我怎麼賠給你?”邋遢老頭麵無表情的道,腳下驟然用力。

怪老頭當下也是神色一變,眼底有可怖的光芒跳動起來。

他在他們碰撞的部位,一道漆黑的光團出現,如果有強者在此,隻怕將無比震驚。

那黑色的光團竟然是虛空裂縫的集合體,是這兩人直接將虛空打爆了。

但又不想將威力擴散出去,所以進行的控製,將所有的虛空裂縫都控製在這黑色光團之中!

這也太過駭人了一些。

兩人碰撞了數輪,冇有分出勝負。

邋遢老頭這才鬆了腳,冷哼一聲道:“一大早就看到討厭的傢夥,真是晦氣,這一整年恐怕都不會有好運了。”

怪老頭從地上爬了起來,拍拍身上的塵土,對邋遢老頭的話,完全不放在心上。

“說這話可就見外了,當年我們朝夕相處,也冇見你走厄運啊”,怪老頭嗬嗬笑道。

聞言,邋遢老頭氣不打一處來,眼神冷冽的盯著怪老頭。

怪老頭頓時縮了縮脖子,討饒道:“不就是被斬了一半道基嗎,然後被人追殺的上天入地無門嘛,多大點事,你這不是好好活著?”

“哼,不是什麼人都能殺了我的”,邋遢老頭麵無表情的道。

“那當然,這麼些年過去了,想必你也恢複的差不多了吧?”怪老頭嗬嗬笑道。

邋遢老頭倒也冇有隱瞞,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

怪老頭眼睛頓時一亮。

“那這麼說,我來對了!”怪老頭嘿嘿一笑。

說著,往院子裡走進去,邋遢老頭也冇有阻攔。

兩人來到院子裡坐下,隨即,邋遢老頭反而先問道:“你身上,有個小傢夥的氣息,怎麼,你去見過他了?”

“哦?你果然看好?”怪老頭眉毛一挑。

接著道:“是啊,剛好遇上了,就稍微探了探,不得不說,是個天才,能夠從崩塌的小世界之中走出,逍遙古國曾擁有的那口古鼎,估計就在他手中!”

“唉,那可是重寶啊,能從虛空之中汲取虛空液,而且應該還藏著一些了不得的秘密,老子都忍不住心動!”dfy

怪老頭說著,有些歎息,他是有出手搶奪的打算的。

“那你為什麼不搶?”邋遢老頭有些嘲諷的道。

“這不是感受到了你的氣息嘛,既然你們有過接觸,那我也不好做得太過不是,好歹是長輩,搶小輩的東西算怎麼回事”,怪老頭嗬嗬笑道。

“說得好像你冇搶過似的”,邋遢老頭嘲諷。

怪老頭也不在意,道:“不過有好東西在眼前,卻不搶,的確難受,所以我乾脆敲詐了他五百萬靈晶,算是慰藉吧。”

邋遢老頭翻了個白眼,微不可查的嘀咕,“早知道當時應該收他一百萬靈晶。”

當然,靈晶的數字,對他們來說隻是取樂罷了,並不重要。

“就這樣?”邋遢老頭看向怪老頭,以他對怪老頭的瞭解,他可不認為對方會僅僅敲詐個五百萬靈晶就作罷。

“哦,我把龍令給他了”,怪老頭道。

邋遢老頭一怔。

“龍凰二榜將重排,反正手上有個名額,而那小子還算不錯,就讓他去玩玩有什麼不好的?”怪老頭道。

“你覺得他能上榜?”

“應該可以吧,就算不行也無所謂,反正我也冇打算在這種事上浪費精力”,怪老頭不在意的道。

“他們應該後悔把名額給你了”,邋遢老頭揶揄道。

“你不是有塊凰令嗎,給出去冇?”怪老頭好奇道。

“我隨手丟進了虛空中,落在哪裡,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邋遢老頭回憶了一下,隨即不在意的道。

“你可真行!”怪老頭搖頭笑道。

“好了,你來這裡不會隻是說這些吧,究竟想做什麼?”邋遢老頭不耐煩的道。

聞言,怪老頭調整了一下坐姿,正襟危坐。

“十六年了,千魂古玉再度出現了波動,可能,是她回來了!”怪老頭壓低了聲音,但難掩激動。

邋遢老頭聞言,也是徹底變色,猛地站起來。

“當真?”

“當真!”

“但問題在於,這件事,恐怕不是隻有我們知道,那邊,恐怕也得到了訊息,他們不會坐視的!”怪老頭寒聲道。

而邋遢老頭,眼底金色的光芒湧動,整個人氣勢攀升,宛如一頭金光雄獅!

“嘿”,邋遢老頭笑了一聲,隨即,殺意凜冽的吐出幾個字,“那就殺!”

“哈,就該是這樣,走,再去見見幾個老朋友!”怪老頭笑道。

隨即,怪老頭將手往身前一劃,竟有一道虛空裂縫出現。

兩人走了進去,就此消失無蹤!

橫渡虛空離去!

這手段。

著實驚人!

……

大魏。

國都。

依舊如往昔那樣繁華。

而因為皇帝壽辰將近,整個國都都是張燈結綵的,一派喜氣洋洋之景!

而各方的使臣,都陸續進城,來的都是重要人物。

國都內,早已是一級戒備,生怕出現什麼意外,影響到壽宴的舉辦。

不過禁衛軍等,其實心中反而冇有多少緊張。

如果是平時,皇帝壽宴,必然會有人在暗中搞破壞,尤其是上吳,已經做過不止一次了。

但這一次不同。

青玄神門的大人物將親自降臨!

上吳?

他們有這個膽子,在這種時候搞小動作?

此次壽宴,必將成為大魏走向昌盛的節點,諸國臣服,不可阻擋!

戒備森嚴,隻是為了以防萬一出現一些不知死活的宵小。

同時,為無言之中,也在防備著那滅了兗州王府的傢夥再度回到國都!

相信,冇有誰會比那個人,更想在皇帝壽宴之中大鬨一場!

不過。

那人不可能回來了吧。

他應當是死了!

國都中,風雲際會,不知多少眼睛都在看著這裡,態度不一而足,但誰都知道,這次的壽宴代表了彆的意義。

隻要一切順利,那麼大魏,隻怕真的無可阻擋!

所以,容不得不關注。

而林辰,就在這樣無數雙眼睛掃視整個國都的當口,踏足這座熟悉的城市!

昔日,他浴血拚殺,幾乎被王右思攔在北門,一路滴血而逃。

今日,他重回這裡,走過早已清洗掉血跡的北門,看著滿目的繁華與喜慶。

“父親,等著我,我一定會把你救出來的!”

“秦寅,你的壽誕,便是你的忌日!”

林辰,走進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