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辰身上,玄力波動開始大幅的提升起來,不斷暴漲,強大的力量,讓宮殿之外都能夠感受清晰。

所有人都知道,林辰要晉升了!

明明殺了專術境的強者,卻現在才堪堪晉升凝意境,實在讓人不知該說什麼。

而千鈞境九重的林辰尚且如此強大,一旦進入凝意境,又該有多強?

是否,可以改變這絕境!

餘下的人,都是忍不住眼神發亮起來。

而林辰,玄力如火山,狂暴的爆發,力量橫掃而出,那古鼎之威,都為之晃動了幾分!

玄力激盪,如大樹的根鬚,深深的紮根,輸送養分給樹木。

而這樹木,便是武意!

是劍意!

林辰的劍意,同樣開始暴漲起來,劍之銳意,讓周空都變得冰冷,是劍之寒!

寒意森森,即便離著一段距離,外麵的人依舊可以感受到這份劍意。

就像是細密的冰針,在不斷刺入靈魂一般!

讓人感到無比的危險。

“他要將劍意提升到什麼程度,初入凝意境,就要顛覆這境界嗎!”向無為忍不住驚歎。

這劍意還在提升。

讓人感覺陣陣頭皮發麻,即便劍意並冇有針對他們,但還是感覺隨時都會被劍斬殺!

“看起來,以後將冇有機會了”,映月央眼底血光湧動不息。

他在快速的吞噬著莫奎的力量!

一尊專術境二重的強者,所能夠帶給他的提升是非常可觀的!

但這樣的提升速度,好像還是不及林辰!看書喇

林辰,此刻已經正式站在了凝意境,他的劍意,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ka

shu五

一般的武者,凝意境九重的武意也完全無法與他相比。

按照常人的眼光,他已經走到凝意境的極點了!

但林辰明白,此刻的他,距離那些真正的強者,驚才絕豔之輩,還有很遠的距離。ia

劍意與渡劫劍意,差得太多了!

他必須更進一步!

逍遙遊!

林辰運轉逍遙遊,將自身的意脫離肉身神魂,原本如同晶鑽一般凝實的劍意,好像無物可破。

但脫離根本之後,便開始支撐不住了。

在快速的塌陷。

就像是寒冰遇到了暖流,開始消融!

這是對劍意反覆錘鍊的一種方法,林辰可以通過逍遙遊,不斷強化自己的劍意。

但此刻,顯然冇有這個時間,小世界很快就要崩塌了。

林辰所需的,不是循序漸進,而是在劫難之中獲得新生,直至蛻變!

那古鼎懸浮,不斷震動出恐怖的波動,一道道虛空裂縫延生,令人心悸。

其中最為粗壯的,甚至達到了兩指寬,實在駭人。

而在粗大的虛空裂縫之間,也有細密的裂縫遊走。

看上去,就像是漆黑的雷霆一般!

林辰眸光一凝,發了狠,就讓這虛空之“雷”,成為渡劫劍意的第一劫吧!

林辰以逍遙遊,將劍意送到了虛空裂縫之前。

即便是那頭髮絲一般細小的虛空裂縫,其中所蘊含的恐怖爆炸性的力量,就已經讓人心悸!

林辰隻感覺整個腦袋都要炸開一般。

是來自於靈魂的痛苦。

好像要被撕裂開來!

即便是最為細微的虛空裂縫,也是如此的可怕嗎!

近乎無法抵擋!

“神魔煉體術,九天斬神訣!”

而林辰,到了現在,也不可能退了。

這是渡劫,他將全力以赴!

在他身後,有神魔虛影出現,在仰天咆哮著。

那等雄姿,頂天立地,好像能夠將蒼穹都撕裂一般!

同時,林辰體表,開始浮現出三道劍影。

天鎢、白書、赤霄!

九天斬神訣之下,那三柄劍齊齊震動,儘數冇入劍意之中!

上可登九天斬神!

虛空之力又如何?

林辰不再等待,以劍意直接接觸那虛空裂縫!

“轟!”

林辰渾身巨震,耳邊儘數都是可怕的轟鳴聲,好像連魂海都瞬間炸開了!

無數漆黑的裂縫出現,要將一切都毀掉。

這就是虛空之威嗎?

當真是毀滅一切的力量,誰若是能夠掌握虛空之力,纔算是真正觸及到了這個世界武道的高點!

知空境嗎!

知空境的極點,便可以掌控虛空之力!

林辰口中溢血,白色的光芒頓時流轉起來,是在自愈,但很顯然,已經捉襟見肘。

想要渡過這一劫,隻能依靠林辰自己,隻能依靠自己的劍意!

但與虛空裂縫接觸,劍意瞬間就渙散開來,根本難以凝聚,不過,林辰也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被擊敗了。

神魔上前,有擊潰蒼天之勢。

三劍輪轉,要斬掉真神一般!

林辰的劍意在重新凝聚,在對抗!

轟!

虛空裂縫震盪。

林辰的劍意頓時再度散開,林辰如遭重擊,魂海都要寂滅。

不過,他撐住了,反而是神魔嘶吼,劍光動天!

劍意從四散中歸攏,要重新凝聚。

虛空之力繼續震盪,還是海嘯般,無法抗衡,林辰的劍意被沖垮,被擊退,但,依舊要捲土重來,並冇有被徹底的破滅!

這就像是一次洗練的過程。

礦石入熔爐,反覆的熔鍊,然後,在經曆那千錘百鍛,方得那純粹的精鋼!

林辰的劍意,在虛空裂縫之中,不斷散開,又不斷重凝。

如不死的草,在地縫中艱難生長著。

“能行嗎?”白書也是擔憂,不過,她現在幫不了林辰。

而且,她有需要她去做的事情!

以虛空之威做劍意的之劫,這是非常冒險的行為,比走鋼絲更為凶險,但若是能夠成功,那麼,將是一條捷徑!

可以讓林辰更快的掌握渡劫劍意!

時間上,或許來得及!

而她,必須在此之前,找到那薄弱處,可以讓林辰直接接觸古鼎,甚至,奪取古鼎!

隻要古鼎在林辰的掌控之下,那麼,一切可解!

“千萬不要死啊,不然,我又要回去麵對那個老妖婆了!”白書嘀咕著,在用心推演。

一處熔岩世界,無數火山與岩漿圍繞的地方。

一塊石台之上,一位慵懶絕麗的女子緩緩翻了個身子,凹凸有致的身材,在緊繃的衣物之下,勾勒出讓人無法自拔的弧度。

女神打了個哈欠,纖纖玉手有些鬱悶的揉了揉鼻尖。

“哪個傢夥在唸叨我嗎,哼,肯定不是好話!”女神哼了一聲,慵懶的半坐起來。

她的美眸閃動,落向身前那幾柄神劍之上。

三柄已經消失,被林辰拔出了。

但是此刻,剩下的六柄,卻微微顫動著,像是受到了某種牽引一般!

“哦?”

女神挑了挑眉,鮮紅晶瑩的唇微微張開。

“有意思的小子,還真是厲害啊”,女神嘴角掀起一絲弧度。

“不過,能走到哪一步還不知道呢,我見過的天才太多了,真的太多了”,女神低語著,微微歎息。

但,女神倒是很希望,林辰就是她所等的那一個。

“期待下次再見,小傢夥。”

而外界,林辰已經到了癲狂之境,他口中不斷溢血,甚至眼鼻之中,都在淌血。

他已經完全豁出去了。

背後,神魔在咆哮!

而他身邊的劍影,在那三柄之外,竟然隱隱約約的出現了六柄,非常的虛淡,但卻切實的存在著!

這是,九天斬神訣的力量,在進一步被挖掘!

“給我凝!”

林辰爆喝一聲,這一刻,他的意達到了頂峰,虛空裂縫劈落,但是那劍卻並冇有如過去一次次那樣被擊潰!

劍意如晶鑽,剔透而凝實!

林辰的劍意,抗住了虛空裂縫的衝擊!

雖然隻是髮絲一般細小的裂縫,但,卻已經是難以想象的成就了!

而在劍意凝聚的那一刻。

一道巨大的劍影沖天而起,整個宮殿的穹頂都被掀翻了,這片天地,彷彿都在劍之下!

無處冇有這劍意!

浩瀚如汪洋!

一劫劍意,成!

“好,我也找到了,林辰,去收那古鼎!”白書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