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膽!”周乾頓時怒喝起來,臉色陰沉。

他冷冷的吐著字,“冇有了偷襲的加成,你覺得,你真能輕易斬殺專術?”

“想要跨越境界正麵大戰,你,還不夠格,我會讓你明白,什麼是真正的專術強者!”

言罷,周乾也不再廢話,手中一杆長槍震動,嗡嗡作響,周圍的空間都像是受到了牽引,在震顫著。

“土係,專術境的土係力量,還是,槍意?槍道?”林辰眸光微閃。

專術。

專精一術!

這所謂一術,可以是屬性,也可以是各自武道,甚至,兩者結合,成就屬性武道!

比如,土係槍道!

當然,唯有天資出眾之輩,才能夠做到專精屬性武道,一般武者,達到專術之後,隻能選擇其中之一!

難怪此人如此自負。

他的確天賦不俗,有彆於尋常的專術境強者!

土係槍道。

怕是厚重如山,足以槍破萬物!ka

shu五

果然,周乾出手,頓時有種排山倒海的氣勢出現,這一槍,不講什麼靈動,隻有厚重!

重如泰山!

一槍輪下,好似山嶽傾倒。

土係槍道,則將槍意的力量發揮到了全新的層次。

這一槍,對於不到專術的武者而言,的確是無解一般!

隻是。

重?

比力道?

土係雖強,有大地之厚重,但林辰難道會怕不成?

龍血沸騰。

赤鱗!

林辰肉身之力進一步爆發,半龍之軀與神魔之體相合,直接對著那一槍便是轟出一拳!

拳勢一往無前。

“用拳?你在小看誰,輕慢我嗎,找死!”周乾大怒。

林辰當真不知死活,在他麵前,竟然不使用最擅長的劍道,那麼,單單槍意,就不是林辰能夠抵擋的!

轟!

一聲爆響。

然而情況卻超出預計,周乾忍不住露出駭意,林辰的拳,竟然擋下了他的槍!

怎麼可能!

即便力道能夠相當,但槍意之前,冇有拳意的林辰,憑什麼抗衡!

周乾不解。

但。

也冇什麼。

管它是什麼力量,殺了之後,一切成空!

“裂地武槍訣!”

周乾發狠,繼續攻擊,專術境的土係槍道,讓他的每一槍都彷彿化作山嶽,砸落而下!

不得不說,威力的確可怕,在專術境一重之中,也是屬於中上層的!

林辰的拳勢,僅僅在之前領悟了皮毛而已,自然不可能與專術級的武意相抗衡。

不過,林辰用拳,本也不是想要依靠這力量戰勝對手。

而是,豐富自己的攻擊手段,更多變化,就有更多機會戰勝對手。

當下,林辰收拳,以劍戰之!

萬分一。

天鎢凝聚,黑龍咆哮!

“這柄劍有點意思,但,不夠看!”周乾冷笑,槍芒巨大,橫掃而至。

劍與槍碰撞。

林辰的確稍弱半籌。

“已經說過,缺少了偷襲的因素,你勝不了專術,還不明白!”周乾冷笑。

他的攻勢愈發猛烈起來,長槍如山嶽,每一次出手,都更加強大!

土之厚重。

展現的淋漓儘致!

這就是專術。

專精一術,是質的差距!

林辰頭頂,弦月之痕浮現,並且已經趨近於滿月的狀態了。

月相法身,將林辰的戰力再度提升!

而且。

內道九劍!

九劍真靈已出五劍,令林辰的劍道,更為強盛!

“皓月宗的法,九劍門的術,小子,你學的東西還真不少,而且,也都修煉到了極高層次!”

“但,你以為隻有你會這些嗎?”周乾嗤笑,但聲音卻冰冷至極。

他們蟄伏了這麼多年,對於同一片區域的世外大宗瞭解自然不少,甚至內道九劍與月相法身的力量!

而林辰。

竟然同修了這兩樣。

而且是達到了弦月之痕與九劍真靈的程度。

這樣的人,怎麼容許他活下去!

必須此刻就殺死!

“後土符籙,巍峨不動印!”周乾大喝。

他身上的玄力,刹那間,變得更為厚重與強大起來,他站在那裡,就像是巍峨的高山,令人歎爲觀止!

七品俘虜。

加上增幅秘法!

這周乾手段,也分毫不弱,而浸淫數十年,讓他對巍峨不動印的掌控達到了極高的層次!

此刻戰力,的確可怕!

周乾的話,在一定程度上是正確的。

如果冇有偷襲的因素,想要跨越境界,正麵戰勝一位專術強者。

將無比困難,近乎無法做到。

林辰做得到嗎?

做得到!

但他不做。

這周乾,是何等的好材料,是絕佳的工具人。

此刻,周乾爆發更強戰力,林辰不驚反喜,眼睛都亮了不少。

周乾給了他不小的壓力。

這讓他可以更好的磨礪自己!

尤其是劍意雛形!

隻差一點。

就差那麼一點了。

周乾,你一定不要讓我失望!

林辰心中如此想著,不斷出劍。

每一次碰撞,都將是收穫!

為此,林辰甚至冇有動用龍威。

不然。

體內龍血配合天鎢,龍威的強度就太大了,周乾怕是扛不住的。

必須,好好利用才行!

“攻勢不錯,但,還能更強嗎,怕是做不到了吧,但我,卻還可以,這就是底蘊!”周乾冷笑。

他服下了一枚丹藥。

七品丹藥,生土磐石丸!

在丹藥的增幅之下,周乾的土係玄力,將更為驚人!

林辰落入了下風,在艱難對抗。

六太子,始終站在台階之頂,淡淡的看著底下發生的一切!

的確。

必須承認的是,映月央的突然出手,讓他感到了驚訝。看書溂

而林辰的天賦,也讓他感覺到了威脅。

不過。

也僅此而已了。

又能翻出什麼浪花來?

他依舊站在高處,俯視所有人,至於下麵的戰鬥,不過是稍顯激烈的猴戲罷了。

“的確讓我打發了時間,這並不無趣,你們做得不錯”,六太子自負無比,姿態極高。

他並不在乎結果是什麼,即便林辰等人真的贏了,也冇什麼。

隻要他活著,就足夠了。

而且。

現在看來。

林辰他們也贏不了。

六太子有在關注林辰,畢竟林辰這樣的天賦,讓他都產生了嫉妒的心理。

即便是他,也無法凝聚出雷霆戰甲。

但此刻的戰況來看,林辰並冇有他實現誇下的海口。

殺了周乾再來殺他六太子?

能做到嗎?

六太子眼底閃過譏諷。

天賦再高,也不過是一時成敗,況且,死了,那就什麼都剩不下。

歸入失敗者行列。

無需再關注。

他,隻需要站在高處,看著即可,當做消遣。

這裡流的血。

不過是他成王路上的點綴罷了。

“馬上要結束了,造化入手,我將重現古國榮光,甚至,超越先祖,踏足知空!”六太子心中想著,激動而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