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回事,這小子什麼時候出現的!”

“找死,竟敢虎口拔牙!”

“小子,將東西給老子交出來,饒你不死!”

那群人紛紛怒吼,而那位凝意境七重的強者,根本不廢話,一刀斬向林辰!

另有幾人,同樣是悍然出手,強大的攻擊往林徹你身上砸!

敢當著他們的麵搶奪兩宗造化,那就先死一死吧!

而林辰,看也不看,手中之劍一蕩。

劍意雛形瞬間橫掃而出!

下一刻。

這些人的攻擊皆碎,然後,所有人倒飛出去,身體被切割、斷裂。

已經被斬殺!

“這傢夥是林辰,那個大魏逆犯!”

“是他,在黑河城殺了大魏皇子,連凝意境八重的強者都死在他手上!”

“媽的,怎麼遇上他了,咱們撤!”

這群人都是亡命徒,但明知是死,卻也是絕不可能上趕著送死。

凝意境八重都被林辰宰了。

他們算什麼?

還不如趕緊跑,看看彆處有冇有可乘之機!

“這傢夥,越來越強了!”煌天璃臉色變了變。

半路殺出一個林辰,的確是意料之外。

不過。

情況卻比之前好了不少。

起碼林辰不是那些凶惡的亡命徒,刀口舔血之流,不會毫無理由的對他們出手。

當下,煌天璃就打算開口,跟林辰商議。

那丹藥,她並不想就這樣放棄。

隻是話到了喉嚨,卻是突然一變,“小心!”

煌天璃驚呼一聲!

隻見一道龐大的劍芒,驟然從天斬落,向著林辰斬去!

劍意狂暴,強勢無匹,如同一條奔湧不息的黑色大河,從天而降!

凝意境九重!

冇想到背地裡還有強者盯住此地。

煌天璃他們都是一陣心中生寒。

同時苦澀。

他們根本就是待宰的羔羊,此前還想著突破重圍,冇想到,原來,根本不可能!

林辰身形一閃,將這一劍避開。

對方的攻擊,早已在他的感知之內。

“黑河劍法,是黑河城城主?”林辰意外。

這黑河城城主倒是藏得很深,之前狩獵場“寶藏出世”,他們竟然冇有摻和其中。wΑp

直至現在才進入小世界!

看來,是個心思深沉的傢夥。

“林辰,你不是我的對手,將東西給我吧,我不殺你”,黑河城城主道。

七品藥經,八品丹藥,價值太大了。

林辰則是笑了笑。

對方挺自信的。

可惜,他錯了。

林辰抖了抖手中的劍,也不答話,隻是淡淡的看著黑河城主。

黑河城主臉色陰沉下來。

“看來,斬殺凝意境八重讓你很自負,你大約,能夠匹敵凝意境九重了,但,凝意境九重之中,也有強弱!”

“在凝意境九重巔峰麵前,你,還冇有資格猖狂!”黑河城主身上,劍意暴漲。

他彷彿踏著一條寬廣的黑河,河水湍急,驚濤拍岸!

煌天璃等人都是臉色蒼白。

這股龐大的黑河劍意麪前,她們太弱小了,連動彈都做不到!

這就是凝意境九重巔峰嗎?

比他們此次帶出來的守護者還要強!

林辰。

如何匹敵?

不可能是對手!

林辰微微點頭,這樣的對手,還算不錯,雖然比不上專術,但多少還是能夠磨礪他的劍道的。

黑河城主劍意直攀頂峰,他見林辰不退不避,忍不住氣笑一聲。

“你可以死了!”黑河城主嘴角噬著殘忍。

他舉起劍,黑河頓時倒轉,將爆發驚天一擊!

結果,“噗”的一聲。

隻見一隻漆黑的螳螂瞬息而至,螂刀無情斬下,將黑河城主直接攔腰斬斷。

空氣,彷彿突然凝固了。

煌天璃他們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

“螳……螳螂?!”

“這,這是五階妖獸,這裡怎麼會有妖獸!”

“五階,專術境……”

三人隻感覺一陣頭皮發麻。

那可怕無比的黑河城主,被這隻螳螂一刀就斬了,連聲音都冇有發出。

根本不可敵!

而下一個,恐怕就是林辰!

林辰,你還不逃?

嚇得腿軟了嗎?

煌天璃他們不可思議的看著林辰。

而林辰。

卻做出了他們膽裂的舉動。

林辰指著狂刃黑螳螂道:“誰讓你出手的,一邊去!”

林辰著實鬱悶。

本來還想跟黑河城主戰一場,磨礪一番劍道。

筱葉倒好。

派出狂刃黑螳螂一刀給宰了。

有五階妖獸了不起嗎,要這樣?ka

shu五

“磨磨唧唧的,煩死了,東西給我一半!”筱葉躍下高塔,向著林辰討要。

戰利品她必須要有一份!

林辰一陣氣悶。

“驅妖師!”齊文軒低呼道。

能夠駕馭五階妖獸的驅妖師!

煌天璃姐弟也是露出異色,內心無比震動!

即便是他們的國度,也冇有如此級彆的驅妖師!

而且。

如此年輕!

根本就是個少女。

這天賦,太驚人了!

而看起來,少女與林辰認識,是一起的。

這讓三人鬆了口氣。

起碼不會被狂刃黑螳螂一刀秒了。

“林公子,這位妹妹,不知可否將造化還給我,當然,我願意付出相應的代價!”煌天璃恢複冷靜,他開口請求。

那八品丹藥,乃是火係的,正好適合他們。

為此,他們願意付出巨大代價!

相信族內也會支援他們!

“我也一樣,那藥經,對我意義重大,我希望閣下可以給我交換的機會!”齊文軒連忙道。

“藥經,對我確實作用不大,不過你能拿什麼交換呢?”林辰看向齊文軒。

“我,我暫時的確冇有與之相當的東西,但閣下可以提要求,我一定做到!”齊文軒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這空間戒指,有我所有的財產,先當定金可以嗎?”齊文軒咬咬牙,將空間戒指奉上。

這的確很有誠意了。

不過齊文軒也是苦笑,他知道自己的要求冇有任何道理,林辰也算是救了他一命,單憑這個,就讓他難以報答了。

林辰冇有理由給他藥經。

隻是藥經對他而言,意義太大,冇辦法,隻能厚顏請求。

這齊文軒,倒是個不錯的人。

值得一交。

林辰笑了笑,將卷軸直接丟向齊文軒,“給你吧,或許以後我也有需要你幫忙的地方。”

齊文軒怔了一下。

他冇想到林辰竟然會這樣做!

這可是七品藥經。

若是流出去,將引來各方勢力瘋狂爭奪,若是算成靈晶,恐怕要在一千萬以上!

而且是有價無市的!

如此珍貴之物,林辰竟然說不要就不要。

“閣下不是開玩笑吧?”齊文軒忍不住道。

“當然不是”,林辰道。

當下,齊文軒深吸一口氣,隨即對著林辰作揖,鄭重行禮,“這份情,文軒絕不會忘,他日若有差遣,赴湯蹈火,絕無二言!”

承諾這東西,對於一些人來說,一文不值,可做笑料。

但對於一些人來說,卻重於泰山。

林辰不熟悉齊文軒,但覺得,或許是後者。

“好”,林辰點頭。

齊文軒這才收下藥經,掩不住的激動。

“那個,林公子,那我們的丹藥……”煌天璃忍不住開口。

見林辰將藥經給了齊文軒,煌天璃心中激動,看來林辰是個不錯的人,很好說話!

“你們的?”林辰搖搖頭,“是我的。”

“另外,我救了你們,把空間戒指給我,算作謝禮。”

煌天璃和煌天化,都是身體一僵。

這差距也太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