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麵。

這差不多一天的時間過去,即便地方再大,進來這麼多人,也必然有所收穫了。

林辰當然不想錯過。

另外還有那支奇怪的隊5,顯然是帶著任務來,也不知道他們鼓搗出什麼東西來冇有。

但毫無疑問,他們所求的,必然超過尋常人,甚至可能是此地的最強造化!

如果有機會,林辰當然想要插手進去,進行爭奪!

走出地宮。

林辰正打算看看情況。

卻察覺附近就有拚殺的動靜。

十分激烈。

打到這裡來了嗎。

林辰示意筱葉不要亂來,兩人來到一處傾斜的高塔,往下望去。

不遠處。

兩夥人正在纏鬥。

“那個是,大齊太子……”林辰嘀咕一聲。

看出其中一人,氣質脫俗,十分年輕,擁有著皇家貴氣,不過此刻卻是很狼狽,已經疲於應付了。

“戰鬥藥師嗎,這還是第一次見”,林辰始終不認為自己是戰鬥藥師,他隻是擁有一個古之「愈」字而已,算不得藥師。

當然,一般的戰鬥藥師不是他對手就是了。

看得出,這大齊太子有些本事,乃是天才人物,即便此刻處於下風,但戰鬥節奏卻並未混亂。

他還在奮力掌握主動,想要尋找機會逃離。

而這大齊太子,並非單打獨鬥。

他有幫手。

或者說,是暫時的合作對象更為貼切。

是一對姐弟。

林辰算是與他們有過接觸,不過他們自己並不知道而已。

這是煌天化與煌天璃兩姐弟,之前在拍賣會,煌天化可是跟著他抬了不少價!

這姐弟倆,來自南離皇室,也是天才。

而且兩人聯手,戰力將大幅提升。

不過此刻是被徹底壓製了。

這三人,應該是不得已才聯手的,再被一眾人逼迫,看著應該撐不了多久了。

“姐,撐不住了,那東西給他們吧,我們逃!”煌天化叫道,他口中溢血,的確撐不住了。

煌天璃咬牙,眼神冰冷,但也透著無奈。

這一次,他們運氣不錯,進來之後不久就找到了一處密地,裡麵有一瓶丹藥,極度不凡,可能是八品靈丹!

那可是極為驚人的。

而且,是火係的丹藥,將對他們有大用!

可惜。

那藥瓶竟然有著禁製,難以直接取出。

恐怕是對火係力量有所要求,隻有滿足條件之人,才能夠服用其中的靈丹。

姐弟倆就準備回去再做研究,總能打開它。

但緊接著,卻遇到了另一夥人進入那地方。

冇什麼可說了。

不管姐弟倆得到了什麼,搶奪便是!

如此一個小世界,任何寶物,隻要出現,就必然是巨大造化!

戰鬥開啟。

南離這次來的人,在狩獵場中都死得差不多了,強者已經不剩幾個。

很快就被拖住,甚至,被斬殺。

兩姐弟拚死跑了出來。

正好遇到了同樣在同名的大齊太子。

這太子更慘。

被殺得隻剩下一個人了。

同是天涯淪落人,三人就開始聯手,一路撐到了現在,已經撐不下去。

追殺他們的人,數倍於他們的人數。

而且個個都是好手。

還有凝意境七重的存在。

即便這三個人都是皇室成員,底牌極多,但經曆了狩獵場,都已經所剩無幾了。

已經無法繼續支撐。

必須放棄得手的造化,逃命再說!

“齊文軒,你得了什麼東西,實在不行,就趕緊丟出去,讓他們搶奪,總比死了強!”煌天璃叫道。

她也在咳血。

煌天化心頭讚歎,不愧是老姐,這時候了,還想著讓齊文軒先放棄造化。

“是啊,趕緊丟了,什麼東西比小命重要?”煌天化附和道。

齊文軒身上治癒之力不斷湧動,在修複傷勢,但也快要見底了。

他咬咬牙,道:“我這是一篇藥經,吸引力能有多大,你們手中的是什麼,據說是丹藥?還不快快給他們!”

藥經!

這齊文軒竟然得到了一門藥經!

這可是稀有的東西,就算是大齊這樣以醫道立國的國度,正兒八經的藥經也不超過五篇。kΑ

shu5là

其餘的,大多是殘次品,修煉之後反而將限製未來的成就!

“幾品?”煌天璃忍不住問道。ka

shu五

“管它幾品,趕緊放棄掉!”煌天化受不了了。

現在是問這個的時候嗎?

“七品!”齊文軒道。

七品的藥經!

煌天璃心頭一震,這恐怕要比他們手中的八品丹藥還要珍貴!

“趕緊扔!”煌天璃咬牙道。

拿這麼好的東西,憑什麼,趕緊扔了!

“你們扔!”齊文軒堅持。

如此藥經,他絕不可能放棄!

“不扔大家就一起死!”煌天璃叫道,抗住一道凶悍的刀光,而她身上的護盾,也已經徹底消散了。

她的護身符,應聲而碎。

擋不住了。

齊文軒也差不多。

已經扛不住。

治癒之力也枯竭。

“你們兩個神經病,早就該扔了,全扔了,保命要緊!”煌天化急得想哭。

這都什麼時候了。

抱著造化進棺材嗎?

“彆叫了,今天,你們誰都彆想走,造化是造化,但你們各自的收藏,同樣是寶藏!”追殺三人的人獰聲道。

冇有理由放過這樣三條大魚!

“不錯,大家先不要慌,殺了他們,到時候怎麼分,咱們再論!”

“說的冇錯,不然的話,咱們就算是出去了,恐怕也要遭受報複,必須先斬草除根!”

那群人,並非一體,但此刻卻達成了共識。

“完了,跑不了了”,煌天化絕望。

煌天璃和齊文軒都是咬咬牙,但已經彆無選擇了。

當下,幾乎同時將藥經與丹藥拋出。

至於對方剛纔所說的那些話。

聽聽就行了。

無需當真。

本就是臨時拚湊,為了共同利益而合作的,根本冇有任何信任可言。

造化就在眼前,還能忍住不內訌?

那就是奇蹟了。

齊文軒和煌天璃都清楚這一點,都在等對方先沉不住氣,但很顯然,棋逢對手。

同時放棄。

而丟出造化之後,兩人對視一眼,都是有些後悔。

但已經回不了頭了。

逃,纔是關鍵!

“造化!”

“藥經是我的!”

“那是八品丹藥,該死,誰都不要跟我搶!”

那群人,紛紛嘶吼起來,果然,說的漂亮,但又怎麼可能一條心?

瞬間就要開始搶奪。

不過。

卻有一個人,突然插入到了人群之中,將兩樣東西接到了手裡!

什麼!

已經準備逃出去的齊文軒等人,都是忍不住止步。

這是,林辰?!

他也來到了這裡!

林辰原本在看戲,而看到齊文軒等人丟棄造化準備逃命,自然要出手。

好東西。

冇有理由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