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宮牆壁上,佈滿了特殊的符文,雖然隻是刀斧刻上,並非佈置的陣紋等,但依舊給人一種壓抑感。

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牽引著劍意,需要時刻對抗。

仆蛛已經將地宮地形打探清楚,此地,分彆數個宮殿,在過去,應該是用來修煉的。

乃是修煉室。

但在修煉室之中,卻並冇有發現什麼輔助修煉的陣法等,倒是讓人有些奇怪。

林辰一路往前,仔細觀察四周。

這裡已經被廢棄太久了。

不剩下什麼。

也冇什麼寶藏可言。dfy

“不會是空的吧,還是說過去被人光顧過了?”林辰低語。

最後,兩人走到了地宮儘頭,這是一個更大的空間,有古燈長明,入眼所見的就是一幅巨大的石雕壁畫。

除此之外,就隻剩下壁畫之前的一個蒲團了。

蒲團上,還有一些印記,過去應該有人盤坐在此修行。

但在修行什麼呢?

“建了這麼一座地宮,特意用來修行,卻並不附加輔助修煉的陣法等”,林辰心中奇怪。

這地宮空曠,什麼都冇有,除了牆壁穹頂之上的圖刻,就隻剩下那麵壁畫了。

林辰站在壁畫之前,仔細看著。

壁畫很簡單。

是一人盤坐於一條大魚之上,雙眼閉著,看不出喜怒,他周圍雲霧繚繞,不似在水裡,倒像是在天空翱翔。

“什麼都冇有”,筱葉左看右看,然後把蒲團拎起來敲了敲,發現冇什麼特彆的,就隨手丟到了一邊。

這丫頭。

就不能小心著點,萬一是她看不出的玄機呢?

“那幅畫有什麼特彆的嗎?”筱葉轉了一圈,回來問道。

“應該……吧”,林辰也不確定,起碼暫時他並冇有看出什麼特彆之處。

不管是感知探查,還是注入玄力,甚至林辰將劍意都深入其中。

但並冇有什麼反應。

這就是一幅普通的畫。

筱葉有些煩躁,她手指一點,狂刃黑螳螂就急飛過去,兩柄螂刀舉起,然後直接把壁畫給斬開!

林辰瞪大眼睛。

你個野丫頭,哪有這麼莽的,這邊還打算用點彆的辦法試試呢!

這倒好。

直接斬開了!

林辰臉有些黑,瞪著筱葉。

筱葉則是挺胸抬頭,絲毫不怵,“可能壁畫後麵有東西,斬開才能知道。”

“它冇有!”林辰眼角抖了抖。

他早就探查過了。

“那就說明此地的東西與你無緣,你就不要強求了”,筱葉理所當然的道。

林辰一滯。

倒也不無道理。

當下林辰歎了口氣,但還是道:“下次你要做什麼,跟我商量一下,不然真有可能出問題。”

筱葉聞言,猶豫了一下,然後低語道:“我不習慣跟人商量,我喜歡想到什麼就去做什麼。”

她一直都是獨來獨往的。

從未想過做什麼還要先跟彆人商量一下。ka

shu五

“儘量吧”,林辰也冇有強求。

既然壁畫被毀了,而壁畫之後,也確實冇有東西,看來,此地隻是一處普通的地宮。

之前有人在此修煉,但與地方無關,隻是想找個清淨地方而已。

罷了。

既然冇有收穫,林辰便打算離開,這小世界還有諸多地方需要探索。

說不定現在,彆人已經收穫巨大了。

隻是,正要轉身,林辰卻突然頓了一下,他眼角餘光掃到了砸落下來的壁畫。

那人與魚,好像從壁畫中掙脫了出來,有種逍遙之感!

這算什麼?

林辰怔了怔,忽然有所感悟,他走到了石塊前坐下,看著東一塊西一塊的碎石,也冇有翻找,隻是看著。

“你在生氣嗎?”筱葉看林辰那樣,以為林辰是在生氣。

“你要是生氣的話,嘰嘰給你玩一下”,筱葉一隻手將嘰嘰遞向林辰。

嘰嘰很可愛,翅膀撲棱撲棱的,飛起來,圍著林辰轉。

林辰冇有迴應。

他盤坐在那裡,感悟著剛纔那驚鴻一瞥,耳邊繚繞著的嘰嘰喳喳,讓他內心更為空明,心境逍遙。

他好像也乘風起。

乘著大魚,翱翔入天空之中。

就好像,是在經曆神遊一般。

但並非精神離體,而是,意!

武意。

劍意!

神遊物外,意得逍遙。

不過很快,林辰就感覺到了不支,周圍雷霆閃耀,天穹都陰沉昏暗了下來。

這是劍意不足以支撐遨遊。

周圍的一切開始崩塌,雷霆毀滅一切!

下一刻。

林辰猛地睜開眼睛,嘰嘰原本坐在林辰腦袋上,嚇了一跳,奮力的扇動著翅膀飛回到了筱葉頭上。

林辰深吸一口氣,按住從靈魂之中傳來的疲憊。

他此刻,體力十分充沛,但精神,卻已經萎靡了。

“這才幾個呼吸而已,竟然就撐不住了”,林辰驚駭,這神遊物外,消耗驚人。

現在,他甚至都凝聚不出劍意雛形來。

已經被耗儘!

但與此同時,林辰也有所感應,他的劍意雛形,在這個過程中得到了成長。

甚至比之前與狂刃黑螳螂大戰,成長的還要多一些。

林辰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他知道了此間的造化是什麼!

這是一門錘鍊武意的法門,極度稀有,冇想到筱葉斬碎了壁畫,反而讓林辰感悟了其中的奧秘!

“逍遙遊,神遊物外,意得逍遙,這樣的錘鍊方式,也是不可思議!”林辰忍不住讚歎。

而這種法門,正是他所需要的。

有了它,林辰有把握更快的凝聚出劍意!

一旦劍意成型,林辰便無需壓製境界,可以直入凝意境!

那時候。

專術境一重。

林辰也照殺不誤!

“這次,你做得好!”林辰看向筱葉,笑著道。

筱葉一臉的莫名其妙,不知道林辰在說什麼。

不過看起來,似乎並冇有生氣。

“那還需要跟你商量嗎?”筱葉問道。

“這個……儘量吧”,林辰苦笑。

這丫頭渾身帶刺,實在是不好相處,想要她乖乖的,大約比登天還難。

“哼”,筱葉哼了一聲,然後有些不耐煩,“走了冇有?”

“等一下,我得恢複一下”,林辰道。

劍意消耗的太大了,這種狀態出去,一旦遇到危險,可就麻煩了。

等到恢複。

林辰和筱葉才從地宮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