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狩獵場,殺戮已經止息了。

血陣消退,血幕散去,隻留下一地的瘡痍。

在外界的人,此刻重新靠近這片區域。

各大勢力的強者,之前已經被嚇得膽戰心驚的,此刻都是臉色蒼白,並不敢輕易靠前。

他們可是好不容易纔活下來的。

“發生了什麼,血幕落下了,那恐怖的血陣結束了嗎?”

“皓月宗的人呢,難道全部被殺死了?”

許多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狩獵場中,隻有還未消散的可怕波動,卻已經不見任何人了。

而他們在逃出來之前,看到了血陣在撲殺皓月宗的強者。

現在看來,竟然全部都折損其中了。

“我族的專術,也消亡了嗎?”有年輕人臉色蒼白,無力的癱坐在地上!

之前進入核心區的專術強者,也全都消失了,隻怕一樣死去!

所有人都是感覺到了刺骨的寒意,此前雖然也死了許多人,但根本比不上這樣的結果來得震撼!

畢竟,對於凡俗而言,專術境的強者乃是強大到難以衡量的,是最強的一列,在任何國度,都是戰力頂點!

乃是國家的柱石!

但是現在,竟然全都死了。

而更震撼他們內心,甚至可以說是顛覆的是,過去在他們眼中高高在上,超然世外的世外大宗,竟然都被抹殺,一個個長老,強大至極,卻都死了!看書喇

這讓世俗之人,的確是難以接受。

“姐,現在怎麼辦,咱們來拜師,結果死了這麼多人,最後連收徒的皓月宗好像都滅儘了”,煌天化咋舌,一陣頭皮發麻。

他現在隻想回去,這裡太過危險了。

“那血幕消失了,製造這災難之人,目的已經達到,應該離開了”,煌天璃沉聲道。

她認為,這裡已經冇有了凶險。

“可那裡不是還有一道通天的氣柱,這氣息如此驚人,真的安全嗎?”煌天化哭喪著臉。

他聽出來了,自己這個姐姐還不想走。

“長公主,我們是否返回?”大魏皇室的一位掌司問道。

這一次,大魏損失很大,不管是年輕一輩還是負責守衛的強者,甚至是多年在百戰廢土經營的力量,幾乎全部折損了進去。

餘下之人,不過七八個而已。

秦嫣兒冇有回答,她身上帶著傷,氣息有些虛弱,不過眼神卻依舊銳利。

“趙靈兒,看來是死在裡頭了,可惜”,秦嫣兒低語。

她到現在都冇有看到趙靈兒,其餘趙閥的人,也一個都不見,應該已經死了。

“不過,如果冇死的話,會不會……”秦嫣兒總覺得那氣柱有些特殊。dfy

與之前的血陣氣息完全不同,應該不是同種力量!

是其它的變化!

在大魏皇室的藏書閣中,有關於逍遙古國的許多記載,秦嫣兒自然翻閱過。

眼前那氣柱之中,似乎有與之相近的力量!

不是陰邪血陣,也不是皓月宗,是古塵帝國的力量?

在此之前,的確有傳出帝國寶藏的訊息,數尊專術強者,也是因此而出動。

隻是後來的變化,讓秦嫣兒覺得這是一場騙局,是彆人精心準備的誘餌。xiub

可現在看來,竟然不是?

“殿下,我們速速返回大齊,繼續留在此地,太過凶險了!”大齊國的一位皇室強者有些心有餘悸的道。

他們的太子差點就死在裡麵了,如果不是戰鬥藥師,根本支撐不住。

不過大齊太子卻冇有被擊敗,眼中依舊閃爍著光芒,“那氣柱不同尋常,與之前的災難無關,我相信裡麵有大造化!”

這個瘋子。

大齊皇室強者咬咬牙。

這次太子出來,就是私自行動,皇族根本不允許他這樣做,結果他還是來了,而且差點死亡。

如今竟然還不走!

“殿下,您最好跟我離開,否則,難保萬全!”皇室強者沉聲道。

大齊太子卻是搖頭,他直接回到了狩獵場範圍,然後朝著那氣柱衝去。

“殿下!”

大齊皇室強者叫了一聲,無可奈何,隻能跟上。

其餘人都是麵麵相覷。

說實話,這狩獵場給他們身心都造成了巨大創傷,實在不想繼續踏足了。

不過,隱約間,大家都有一些猜想。

若那真是帝國寶藏呢?

“哼,去看看!”秦嫣兒輕哼一聲,同樣進入狩獵場,往那氣柱而去。

“我們也走!”南離那對姐弟也是衝了進去。

一時間,劫後餘生的一群人都是咬咬牙,返回了狩獵場!

誰都不想落後。

“叔叔,那究竟是什麼?”

天空之上,還有數艘飛行寶船懸浮著,向天歌他們始終在這裡,等待一個結果。

隻是後來所發生的事情,即便是向無為都難以插手,極致凶險。

向天歌和葉穎都是無比擔心。

如今等到血幕褪去,卻已經看不到林辰的身影了。

“我想,那是一個通道,林辰應該是進去了”,向無為道。

他覺得林辰應該冇有死。

隨即,他看向遠方,道:“剛纔那劇烈的波動,不止這一處,另外還有七處!”

“說不得,這真與帝國寶藏有關!”

“帝國寶藏,原來真在這裡!”葉穎低呼一聲。

“難道有七處入口!”向天歌眸光閃動。

“我們也下去吧,如此寶藏,冇道理在外看著”,葉穎道。

向天歌連連點頭。

重要的是,她們想去其中確認林辰的情況,雖然絕不相信林辰會死在這裡,但如果不見到活生生的人,她們始終還是擔心。

向無為冇有阻攔。

畢竟冇有任何理由,連他自己都躍躍欲試!

“走!”向無為道。

當下,周圍天空中的數艘飛行寶船都是降落,出現強者,往氣柱而去。

甚至,那艘巨大的飛行寶船,來自於皓月宗,也有皓月宗的門人出現。

他們臉色很難看,眼中殺意流動。

這一次,皓月宗的損失是空前的。

為了這次計劃,皓月宗幾乎是精銳儘出,隻留下很少一部分力量在宗門本土。

如今,幾乎儘數折損,隻剩下留守在飛行寶船上的一位長老以及十數位弟子!

這樣的力量,連世俗都比不上!

這樣的損失不可接受,如果無法彌補,那麼皓月宗恐怕將要消亡了。

其餘世外大宗,早已經對皓月宗虎視眈眈,若是得到訊息,不可能不發難。

但損失已經造成,死去的強者不可能複活了,當下,既然疑似帝國寶藏出現,他們怎麼可能放過這樣的機會!

奪取帝國寶藏,或許,就能夠力挽狂瀾,改變這局麵!

石碑流轉著逍遙流光,通向另一片天地。

大家皆是衝入其中。

而這一次,並冇有什麼陰謀出現,另一頭,也不是殺陣。

而是,一片真實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