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辰忍不住有些懷疑,覺得哪裡不太對。

當下,他駕馭黑龍,鑽入地底之下。

黑龍深入地下,很快,就看到了血液在泥中流淌。kΑ

shu5là

“有陣紋禁製,在控製血液流動,竟然事先佈置瞭如此巨大的範圍,到底準備了多久?”林辰心中震駭。

這些陣紋禁製,雖然不多麼高級,但數量太多了,規模更是巨大!

想要完成佈置,乃是巨大的工程,甚至可能要耗去數年的時光!

為了這一天,到底準備了多久?

但準備得越久,所圖必然越大!

林辰繼續駕馭黑龍深入,黑龍的特性,無視陣法與禁製,也不會被察覺,是林辰此刻最大的倚仗!

他想要看看,對方到底佈置了什麼!

隨著黑龍不斷深入,陣法禁製更為繁複起來,而且,開始出現血陣!

是以某種媒介,令鮮血主動結成的陣法,而且還在壯大!

“下麵,怎麼像是有著活物一般!”林辰感覺驚悚。

血陣在脈動,如同生物的心跳。

即便是透過黑龍,林辰也感覺到了一種黏膩,是來自於精神的惡寒!

不過,林辰的黑龍也隻能抵達這裡而已,畢竟距離是有限的,林辰不可能將黑龍一路延伸到神秘中年人所在的位置!

“必須弄清楚”,林辰低語。

他以天鎢遮蔽氣息,小心的深入。

這會兒,不少強者已經進入了核心區,朝著神秘中年人那裡掠去。

這是林辰的機會。ka

shu五

他不斷靠近。

終於,來到了一處矮山邊上,視線所及,便是那四道符籙所構築的結界!

林辰看到了對峙的雙方,也看到了那邪異無比的血色泥漿!

當下,林辰一邊以黑龍鑽入地底,探查情況,一邊則是時刻注意那邊的動靜。

越來越多的強者出現,或許,將打破平衡!

“果然是邪魔外道,這究竟是什麼!”司徒紅沉聲道,他是紅楓院的主人。

在他身邊的,則是言柯,是暗言城的主人。

他們一直在關注皓月宗收徒一事,一開始就覺得此事冇那麼簡單。

不過眼前這變故,還是超出了預計!

“這當真與帝國寶藏有關?”言柯蹙眉。

“那塊石板,的確來自於昔日逍遙古國的皇室,是立國之初的數塊石碑之一!”有一個老者低語。

他氣息深沉,實力強大,乃是黑河城的城主,凝意境九重的存在!

“這麼說,這裡確實與古國有關!”一個光頭眯了眯眼睛。

他來自於另一座大城!

四座大城的城主,都到了,凝意境九重的強者,便超過了七尊!

與此同時,還有三個叫不上名字的傢夥,但從他們釋放的氣息來看,極為強大!

恐怕,是專術境的高手!

百戰廢土,的確是臥虎藏龍!

平日裡,誰敢相信百戰廢土內竟然藏著三位專術境強者?

“幾位道友,速速助我等突破這結界,否則,時間越久,越難以突破!”皓月宗大長老開口。

他氣息極強,冇有人可以與之比肩,顯然在專術境走了極遠!dfy

“前輩,這到底是什麼,有何種力量,我等剛剛到,還不清楚情況!”有人開口道。

自然不會輕易供皓月宗驅使!

“哼,彆白費心機了,冇有用的,你們誰也阻擋不了帝國寶藏的問世,而寶藏,將由我一人所得!”卻是那神秘中年人狂笑著。

他在四道七品符籙構築的結界之後,好似立於不敗之地!

“邪魔外道,你休想!”一名皓月宗的長老怒喝,一劍斬出。

但那結界之上,血色電弧跳動,擋住了他的攻擊。

“好厲害!”

新來的眾人都是心頭一震,當下神色變幻。

看來需要出手看看,否則,結界強度太高,帝國寶藏即便出世,他們也無法插手。

先試試看能否攻破再說!

到時候,才能看情況作出調整,以占據先機!

“好,那就全憑前輩安排!”言柯喝道,一劍斬出。

其餘人,也都是出手!

一時間,那結界電弧瘋狂跳動,承受著強大攻擊,開始晃動起來,不像之前那般穩固。

不過,想要突破的確不容易!

戰鬥還在繼續,隻是分作了各方戰場。

而這會兒,天色已經漸漸亮起,快到第二日了。

不過狩獵場之上,帶著淡淡紅色的雲層密佈,卻是壓得人喘不過氣來,不見天光!

昏沉之中,各國的強者抵達,隻是,與之一同抵達的還有來自大山之中的可怕妖獸!

血戰,不可避免!

林辰駕馭黑龍,已經突入血陣深處。

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血陣在增強,看來,又死了很多的人與妖,鮮血補充,林辰血陣強化。

林辰冇有去管這些,他看到了血陣的核心。

那是,一個血色的球體,但是球體表麵,卻是有著密密麻麻的觸手在蠕動著。

本能的,林辰就感覺到了極致危險!

血陣之中,是這種東西?

帝國寶藏呢?

那塊刻著“逍遙古國”四個字的石板,卻冇有連通任何地方嗎?

血陣,根本不以之為節點!

這是,幌子!

林辰心頭巨震!

他明白了,這裡根本冇有什麼帝國寶藏,一切隻是為了培養血陣之下這顆血色球體!

“白書,這到底是什麼?”林辰將血陣之中的情況描述了一遍。

而白書,也是露出異色。

她驚呼,“那是邪血肉蠱!這種邪惡法門,竟然還留存於世!”

“但看起來,他們冇有得到完整的傳承,而是在殘缺秘法的基礎上進行了補全,但顯然見識與實力都不足,這符籙血陣之法,很粗糙!”

“但話雖如此,能做到這一步也算不錯了,起碼足以凝聚出邪血肉蠱,雖然這應該隻能算是半成品!”

林辰不知道邪血肉蠱是什麼。

他問道:“這東西,是不是需要很多的血?”

“不錯,也幸虧這是半成品,否則,整個百戰廢土的人都填進去都不夠!”白書道,她眉頭皺著,“這是邪惡法門,理應全部銷燬!”

“邪血肉蠱有什麼用?”林辰問道。

“它可以寄生於人體,在共生的時間內,改造人體體質,同時,這海量血液的力量,也將被其所得!”

“邪道之法,都是一些速成的法門,是無辜生靈堆積出力量,無比可恨!”白書冷哼道。

林辰沉默。

他現在明白了怎麼回事,但,卻還不明白到底是誰在背後主導了這一切。

是那箇中年人?

還是皓月宗?

他不敢貿然出手。

現在說什麼彆人都不會信他,想要阻止,已經不可能!

“破壞那邪血肉蠱,這東西若是寄生,那麼宿主就必須不斷提供血液才行,勢必生靈塗炭!”

“而且這是半成品,所需血液更多,若是成功寄生,後果不堪設想!”白書沉聲道。

她是富有正義感的少女,否則,也不會成為劍靈。

那些不去說,白書此刻急需林辰破壞掉那邪血肉蠱!

但哪有那麼容易?

林辰苦笑一聲,前麵可是一群專術境的強者。

一隻手就能碾死他!

“的確,讓你將之破壞幾乎不可能,不說能否靠近,便是靠近了,邪血肉蠱隻怕也先將你當做食糧吞噬!”

“想要破壞,以你的戰力很難做到,即便傷到它,通過血陣,它也可以快速恢複!”

白書小臉滿是沉吟之色。

她低語:“要將邪血肉蠱從血陣剝離,同時,要有足夠的力量磨掉它!”

“否則,不是被它逃走,就是被它吞噬,甚至被其寄生!”

“但要怎麼磨,這股力量對你來說太龐大了,一口氣斬出十萬次修羅一劍斬也磨不掉!”

白書急得團團轉,她極為痛恨邪魔外道,決不能眼睜睜看著邪血肉蠱成型,造就一尊邪道強者。

那將有更多無辜的人死亡!

“用神魔煉體術耗儘它的力量,這個方法,可行嗎?”林辰卻突然開口。

神魔煉體術,林辰之所以還冇有開始煉,是因為修煉這個術條件十分苛刻,需要龐大的生命之力,才能夠讓林辰免予肉身崩潰。

而那邪血肉蠱吸收了無數鮮血精華才成型,某種程度上來說,也算是蘊含龐大生命之力吧!

聞言,白書怔了一下,隨即眼睛大亮,“好主意,就這麼辦!”

林辰嘴角扯了扯。

這正義感爆棚的少女,到底想冇想過這麼做會有什麼凶險,感覺一不小心,就可能萬劫不複!

林辰忍不住腹誹,不過,他的確想試試!

若是成功,則一舉兩得!

“但要如何將之剝離血陣?”林辰問道。

“這個我來,隨著你實力的提升,古字的增加,我能夠鐫刻的古之「界」字更為清晰了!”

“你我合作,藉助那條破黑龍,鐫刻古之「界」字在邪血肉蠱之上,一定可以將其剝離出來!”白書眼睛亮亮的。

計劃很大膽,很隨意,想要成功必定麵對巨大的風險!

一旦失敗,後果更是不堪設想!

但,值得一試!

也,想要一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