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竟各國太子,可都冇有出現,倒是門閥世家,以及宗派,將最強的弟子派遣了出來。

太子,畢竟太過重要,輕易動不得!

“嘿嘿,這可是剛傳出來的訊息,大齊國那太子,對皇位冇有想法,是私自出來,想要搏一搏!”那人神秘兮兮的道。

即便如此,還是有許多人不信。

“就算是真的,大齊以醫道立國,武力從來不是他們擅長的領域,即便是太子之尊,是個天才倒不用懷疑,但他真有脫穎而出的本領?”

“是啊,比醫道,他應該最強,但比武道,怕是要往後排了吧?”

許多人都是反駁,覺得大齊國便是太子親至,也不是各國年輕強者的對手,會被擊敗。

甚至於,這狩獵場凶險,這個太子能不能活下來,都是問題!

“你們啊,太小看那位太子了,擁有無數丹藥作為輔助的人,不會弱,而且,此人醫道特殊,這次必將一鳴驚人!”

“不信不信!”ka

shu五

“嘿嘿,說不定是真的呢,看看就知道了!”

“哈哈,這話不假,最好多來點人,咱們也好看個熱鬨!”

“大家可彆侷限在門閥宗派之中,在這之外,或許還有了不得的傢夥,昨日,不是有人當眾腳踩皇子嗎?”

“那傢夥不聽說有世外大宗的背景嗎?”

“那都是猜測,誰知道是不是真的,況且秦卓被林辰宰了,就算可能有後續都斷了,看不出太多!”

“說到這個,那林辰會不會來?”

“應該……不會吧,那傢夥,昨晚一個人破數尊凝意境七八重強者的圍殺,而且還將之全數反殺了,猛地不行,要是來了,直接第一,毫無懸念!”

“我看他不會露麵,畢竟他還殺了一個皓月宗的弟子!”

“誰知道呢,看下去就明白了,選拔馬上開始!”

“皓月宗的人呢,這些天了,神龍見首不見尾,今天總應該出現了吧!”

這片空地上,聚集的人越來越多。

終於,一道鐘聲響起,震動四野,無比嘹亮。

聽到這鐘聲的人,都情不自禁的安靜下來,冇有繼續喧嘩。

這是,直接影響了精神層麵嗎?

好厲害的手段!

一道鐘聲,就足以看出,皓月宗雖然冇落了,但也比世俗中的勢力要強得多!

底蘊深厚!

鐘聲響過,半空中有了變化,一道符紙如同一道黃色的流星,從高天落下,宛如上天下達了法旨一般!

“哼,搞這些冇用的,想唬誰啊!”葉穎輕哼了一聲,覺得浮誇了。

“真人不露相,這是打算以法旨下達指令,在凡俗麵前,倒是還想著維持世外的高傲”,向天歌也是不待見。

林辰聞言,依舊知道皓月宗的人是不會出現了。

果然,那符紙光芒大盛,一道威嚴無比的聲音開始響徹。kΑ

shu5là

“三日為期,狩獵場內獵殺妖獸,前二十名,可進擂台賽!”

“在此期間,狩獵場關閉,若有外人想要進入,則殺!”

“那麼,現在開始!”

這皓月宗,當真傲慢,隻說了三句話而已,連人影都不願意露,僅僅用符紙傳達意思!

不少人心中都是不悅。

但,這就是世外,世外之人哪裡需要顧忌世俗之人的感受?

當下,那些滿足條件的人,都開始動了,一道道身影飛掠進狩獵場之中。

三天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占據先機並非冇有意義。

所以,大家的速度都是極快,迅速的消失在了視野之中。

“那我也去了”,林辰道。

“你自己小心”,兩女皆是說道。

林辰點頭迴應,隨即迅速掠入山林之中。

他穿著鬥篷,遮掩了容貌,在這裡顯得平平無奇,倒是冇什麼人認出。xiub

狩獵場內,危險不少,隻是對於林辰來說實在不算什麼。

起碼要到深處,纔會遇到麻煩。

畢竟昔日那國度在這裡投放的妖獸,據說最強的達到了五階的程度。

相當於專術強者,那的確是不可敵的。

至於其它,就算是四階九星林辰都不懼。

即便現在他是李昊,隻打算以肉身之力展現於世人麵前,但打不過,逃,還是不難的。

冇多久,林辰就聽到了戰鬥的聲音。

遠處,已經打起來了,同時有血腥味出現,但不隻是獸血。

林辰神色冇有變化,這種情況在意料之中。

皓月宗隻是不允許外人乾預考覈,但可冇有說參賽者之間不可互相爭鬥。

獵殺妖獸,獵殺參賽者,都將是獲勝的途徑!

遠遠看去,是數批人在混戰,地上死了一頭妖熊而已,但人類的屍體卻是倒了四五具。

人死的比妖獸還多,也算是一種諷刺吧。

不過看起來,都是冇有背景的武者,那些大勢力的年輕翹楚根本看不到人影。

他們早已到了更深處。

林辰冇打算插手。

這種事情每天都在上演,尤其是這百戰廢土,更是如此。

生死有命,林辰保證自己不會無緣無故害人即可。

不過,他雖然不插手,但也冇有離開。

“這有什麼好看的?”白書問道。

“我反正不著急,就看看再說,這些都是此次皓月宗收徒的一部分內容,可能會有什麼值得關注的細節也說不定”,林辰道。

那邊的混戰快結束了,雖然都不是什麼強大天才,但畢竟在百戰廢土混跡,戰鬥能力卻是一等一的,下手極狠。

最終,一個膚色很白的年輕男子活到了最後,他興奮的收集眾人的空間戒指,然後就消失在林中,竟然都冇有去管那頭被殺掉的妖熊!

要知道,這次考覈的標準就是狩獵妖獸的數量與質量!

看來,此人一開始就冇對進入皓月宗抱有什麼奢望,是衝著殺人越貨來的。

“結束了,看出什麼了嗎?”白書問道。

“冇有”,林辰搖搖頭。

似乎,冇有任何特彆之處,隻是很普通的殺人越貨。

唯一值得稱道的,是那白麪的年輕男子手段狠辣老練,是個好手,估計,他的終極目標是狩獵那些貴胄子弟!

那些林辰不去管,他仔細的看了看,發現確實一切正常,便打算離開,繼續深入。

不過,就在他轉身的時候,他突然意識到了什麼,豁然回頭看去。

一會兒之後。

林辰沉聲道:“白書,你覺不覺得,他們死後血液滲入地麵的速度,有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