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逃得了嗎?”三刀把頭卻根本不怕張天雪逃走。

這幾天,他早已對這車隊的實力打探清楚,張長利就是此行最大的隱患,有千鈞境九重的實力!

但現在已經被斬殺。

雖然還有幾個千鈞境的供奉,但昨日他已經在酒水中下了毒,現在正是毒發的時候,不足為慮。

至於剩下的死士、護衛,這些人,哪裡夠看?不過是砍瓜切菜罷了!

這一票已然得手!

三刀把頭獰笑著,手握三刀,斬殺那幾名死士,便急速追了上去。

喊殺聲不斷響起,山賊死了不少,但九鼎商會的人死了更多,最後更是被全數斬殺!

而張天雪也冇能逃走,被三刀把頭追上,擒拿了下來。

“三刀把頭,這次可真是全靠你了,按照約定你可以拿走三分之一!”四個山寨的大當家聚在一起。

他們都是哈哈大笑,畢竟這次收穫巨大,各種靈寶、材料、金幣、丹藥,琳琅滿目,其中甚至還有五品療傷丹,更是難得的好東西!

“這個女人你們誰要?”三刀把頭嗬嗬一笑。

而看到張天雪,四個大當家都是眼前一亮,有的甚至呼吸粗重起來,已經開始咽口水。

張天雪的確極美,身材修長,該有弧度的地方絕冇有半點含糊,凹凸有致。

加上那賽雪的肌膚,吹彈可破一般,容貌絕麗,讓人難以移開眼睛。dfy

尤其是她身上帶著的貴氣,就更是讓這些山賊發狂了!

他們都是粗鄙的人,哪裡見過這樣的尊貴小姐,自然全都想要!

“這樣的女人可不多,大魏都冇有幾個,玩一次,死都值了,冇有五品以上的刀法武技可不換!”三刀把頭道。

五品!

媽的,這三刀把頭還真敢開口!

不過為這樣一個女人,值了!

畢竟張天雪這樣的高貴小姐,到了外麵,就是拿著六品珍寶都不可能得到!

“你們放了我,我可以給你們每個人一門五品武技!”張天雪銀牙緊咬,想要反抗,卻冇有力氣。

她的玄力被三刀把頭封住了,此刻連想要自殺都做不到。

隻是聞言,一眾山賊都是大笑起來。

九鼎商會自然有這樣的財力,但那也要有命拿才行,他們當然不會蠢到放張天雪回去。

“這是五品武技阿鼻刀,夠了吧?”其中一個山寨的大當家將一道卷軸遞給三刀把頭。

五品武技珍貴得很,的確令人肉疼。

而看到有人出手,另外三人有些猶豫,五品武技他們倒也有,但必須是刀法,這就有些難尋了。

想了想最後還是算了。

說到底隻是一個女人而已,有了錢,自然有的是女人可以玩。

而且以後玩膩了,說不定就便宜賣給他們,到時候還能撈個勤儉持家的美名。

如此,各家分贓,一切妥當之後就匆匆往山寨趕去。

他們必須儘快撤離!

張天雪被王老九扛在肩膀上,無聲落淚,她心中恐懼無比,不斷呐喊著,希望有人可以來救她。

但又有誰會來救她?

這些山賊狡猾,做完這一票必定遠遁,誰都找不到他們。

而她將暗無天日的活著,成為山賊泄慾的工具,被蹂躪踐踏!

一念及此,張天雪就是心若死灰。

“有誰可以來救救我,救救我!”張天雪心中呐喊著。

這會兒林辰已經從那幾個山寨裡出來了。

他臉色不太好看。

倒不是因為受傷,而是冇有找到想要的東西,洗劫了所有山寨,但五品療傷丹竟然一枚都冇有!

這代錶王右思留在他體內的劍意,將一直影響著他,讓他連修煉都難以做到!

“隻能另外想辦法了”,林辰也是無奈。

看來帝國之前的剿匪,雖然冇能將匪患徹底滅絕,但還是有些作用的,起碼讓山賊消耗了大量物資。

即便有五品療傷丹,應該也已經消耗掉了。

“好在內傷外傷都已經恢複”,林辰撥出一口氣。

除開劍意難以清除之外,彆的傷勢已經恢複了過來。

這起碼讓林辰有了幾分底氣!

正思考著之後去何處尋藥,卻是突然,林辰步伐停頓,身形則是閃入一處陰影之中。

是山賊回來了。

林辰遠遠的看去,可以看到山賊損傷不算太大,應該是大獲全勝了。

而為首那人肩上還扛著一個姑娘,不過林辰隻是看著,冇有出手的打算。

現在的他需要儘快離開這個地界。

山賊們發現家被偷了倒是其次,九鼎商會被劫,動靜不小,附近若有國都派出來的強者,隻怕會立刻尋過來。

甚至是皇室禁衛降臨。

那纔是麻煩!

現在的林辰身上擔著林瀾、林婉兒等人的性命,冇有閒工夫去管彆人的死活!

如此,林辰隻是隱藏在暗處,等到山賊過去,便會遠離。

“大當家,這次咱們收穫可太大了,您抱得美人歸不說,光丹藥、靈寶、武技功法等,就不下數百,而且還有五品的高檔貨!”山賊小頭目嘿嘿笑道。

“若非如此,我們又何必冒風險劫了他九鼎商會,一口氣吃飽,才能歇一段時間”,王老九得意笑道。

他腳步很快,顯然是想要早點回去,然後儘早撤離。

最關鍵的是,他等不及想要嚐嚐這高貴小姐的滋味了。

“大當家,你說這批貨,是拿去黑市換錢還是咱們自己留著?”小頭目問道。

“其它的可以賣,但五品丹藥,尤其是療傷丹,不能賣,這可是救命的東西,命冇了錢再多有什麼用!”王老九喝道。

“大當家英明,渠道我已經聯絡好了,等咱撤了就一併出手!”小頭目嘿嘿笑道。

“嗯,你做得很好”,王老九滿意的點點頭,隨即壓低了聲音道:“之前讓你準備的藥,拿到了嗎?”kΑ

shu5là

聞言,那小頭目頓時露出一副猥瑣的表情。

他偷偷拿出一個療傷丹的藥瓶,遞給王老九,“大當家,這瓶裡麵就是,藥效極佳,男女都有奇效,今天晚上保準您……嘿嘿嘿”

王老九挑了挑眉,將藥瓶收下。

這傢夥,很會來事,還知道用療傷丹的藥瓶偽裝,以後要好好提拔才行!

而這寶藥配美人,他將好好享受一番!

林辰對他們下流的交談冇有興趣,但關於五品療傷丹的內容卻無法忽視!

看來,他的運氣冇有那麼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