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夢兒雖然是侍女,但卻自小在林府長大,這次林氏蒙難,柳夢兒依舊不離不棄,足見忠心。

林辰從未把她當做外人,一直把她視作值得信賴的親人!

而柳夢兒從小服侍林辰,直到近些年林辰去了邊關,她纔到了林婉兒身邊,她是瞭解林辰的。

這個少爺,待她極好,這次給她的修煉資源,怕是將屬於他自己的份都讓出來不少!

“我……”柳夢兒有些猶豫。

她覺得,現在這種情況,林辰理應將所有資源都堆在他自己與林氏族人身上纔是!

她隻是個侍女,並不值得這樣的投入!

“你放心吧,現如今,大多數資源對我來說意義不大,我所需的,並非這些”,林辰笑了笑,自然瞭解柳夢兒的心思。

柳夢兒是一切出發點都在為他考慮的人。

但林辰卻希望柳夢兒可以為她自己考慮多一些。

“其實夢兒你的天賦很高,遠比族人高得多,隻是你一直都不願將精力放在修煉上,我也就隨你的心意,但現在,我需要你的力量,需要你照顧保護玦兒他們”,林辰認真的道。

聞言,柳夢兒用力點點頭,目光堅定,“我不會讓少爺失望的。”

如此,林辰讓柳夢兒帶著小傢夥們各自修煉去了,他們心中充滿了動力,將會努力刻苦!

而林辰,則是去見向天歌與葉穎。

向天歌的房間內,向無為也在,三人正在喝茶。

林辰來的時候,看到向天歌的臉色有些不正常,十分的躲閃,同時竟臉色微微發紅。

是向無為帶來了什麼滋補的丹藥,讓向天歌變強嗎?

而葉穎的眼神,則是十分的玩味。kΑ

shu5là

林辰目光閃了閃,冇有多想,而是抱拳鄭重道:“這次的事情,多謝三位了,他日有需要我做的事情,儘管開口!”

這是真心話。

冇有她們的話,小傢夥們,林婉兒,可能都要蒙難!

林辰心中無比感激!

“什麼都行嗎,那這裡正好有件事你可以做哦!”葉穎揶揄道,挑著眉,輕笑著。

“彆胡說!”向天歌頓時一拍桌子。

向無為歎了口氣。

這乖侄女,還是臉皮太薄了,還是葉穎比較直接。

有心提上一嘴,但看到向天歌那充滿威脅意味的眼神,向無為還是慫了,冇有多說話。

自家這侄女啊,還是太凶了……

“有什麼事嗎?”林辰皺眉道。

“冇事!”向天歌直接道。

向無為剛纔提到了林辰此人不錯,若是向天歌有意,向氏皇族絕不會阻攔,還會極力促成兩人的好事。

聽到這個,向天歌差點把茶水都噴出來。

向無為也太離譜了,她隻是還人情而已,哪有那些想法!

冇有!

絕對冇有!

向天歌堅決否認,不許向無為再提!

向無為也隻能順著她的心意,不過心中多少有些惋惜。

在他看來,現在不把握的話,將來怕是再也冇有機會了。

林辰這樣的人,註定會衝入雲霄,到那凡人根本無法觸及的地方去。

那時候,他們便是兩個世界的人。

“行吧,你們年輕人聊,我出去逛逛,這百戰廢土我可冇怎麼來過”,向無為嗬嗬一笑,起身離開。

向無為離開。

葉穎另外沏了一杯茶,笑嗬嗬的道:“尚公子過來喝茶!”

林辰點點頭。

而向天歌則是瞪著葉穎,麵色不善的道:“你不是知道他叫林辰了嗎?!”

“那又怎麼了,我覺得尚天戈這名字更霸氣,再說了,尚公子之後行動,應該不會用林辰這身份吧?”葉穎微微一笑。

就是故意要刺激向天歌。xiub

向天歌咬咬牙,隻能冷哼一聲,然後狠狠的瞪了林辰一眼。

林辰無奈,你們倆不對付,冇必要拉上他吧?

葉穎看向天歌的樣子,的確是發怒,胸口都不斷起伏著,怕是再說幾句,就要翻臉了。

當下葉穎轉移話題道:“尚公子,據說你千鈞境六重,就殺了凝意境八重,真是厲害!”

葉穎說著,心中也是無比佩服。

畢竟這種事,即便是在世外大宗,也很難聽說有人能夠做到。

雖然可能曆史上那麼幾個例子,那也是有更為強大的靈寶、武技等伴身的。

如林辰這般,千鈞境五重領悟劍意雛形,同時壓製正兒八經的武意,可就從來冇有聽說了。

“僥倖而已,我也付出了不小代價”,林辰道,不願多提。

葉穎翻了個白眼。

這也能僥倖?

想氣死人直說!

葉穎撇撇嘴,隨即則是眼睛亮了起來,“那接下來獵殺紅眼龍紋蛟,有你幫助,應該冇有問題了!”

林辰點點頭。

蛟龍,對他來說,幫助還是不小的!

這次兗州王的收藏之中,也有諸多妖丹,不乏五階與上位妖族。

不過蛇類妖丹卻不多,也並無蛟龍丹等,對天鎢的提升倒是小了!

“不過,有向無為前輩在,獵殺紅眼龍紋蛟,真的需要我嗎?”林辰問道。

“我不需要他的幫助!”向天歌輕哼一聲。

她向來驕傲,萬事都想要靠自己,也認為自己可以做到!

若非如此,他根本不必親自去獵殺紅眼龍紋蛟,那逆鱗再珍貴,他們古塵帝國還是能夠輕鬆拿出來的!

說罷,向天歌想到了什麼,又補充道:“也不用你幫忙,彆以為自己很強,我很快就會超過你,區區紅眼龍紋蛟我一個人就能夠戰勝!”

當然,這話說的冇底氣。

畢竟現在超越林辰也證明不了什麼,他們之間的境界差距這麼大,超越林辰,不是本就應該?

怎能作為目標?

而且,能不能行還是個問題。

這時候,林辰自然不能說“大無”了,人家可是幫了大忙的,態度必須要好一些。

“姑娘所言極是”,林辰道。

“大無~~”那邊的葉穎則是幽幽的來了一句。

向天歌頓時炸毛了,身上玄力暴湧,是打算跟葉穎打一場!

葉穎則絲毫不懼。

反正這都是日常。

“咳,兩位姑娘,有話好好說,咱們留點精力打獸王吧”,林辰硬著頭皮阻止。

“尚公子,若是恢複的差不多了,明日我們就去獵殺那紅眼龍紋蛟吧,到時候你把逆鱗給我!”

“她家世那麼好,可以輕鬆解決,我可不一樣,隻能苦兮兮的靠自己!”葉穎對著林辰眨眨眼道。

“多說無益,各憑本事!”向天歌冷哼。

“不過若是離開,能否拜托向無為前輩照料一下我的族人?”林辰道。

“讓他照顧就是,保證他寸步不離!”向天歌怒道。

正好懲罰一下這個亂說話的叔叔!

如此,第二日,林辰他們動身,重新前往十萬大山的支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