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擋不住了!

這個人已經殺到癲狂,渾身上下都是瀰漫著血霧,殺意如同要凝成實質一般。

不斷有王府的兵士衝向林辰。

他們組成戰陣,凝合著力量,更有大陣的輔助增幅,衝鋒之下,可以橫掃戰場!

但,被攻破,林辰一劍破甲,直接將軍團捅穿。

他對於軍團戰陣的力量,再熟悉不過了,他曾經所統領的軍團,便是整個大魏最為精銳的部隊。

他知道如何統領,自然也知道,該如何破陣!

慘叫聲,不斷響起。

不管是整齊的軍團衝鋒,還是凝意境強者攻殺上前,皆慘烈,死傷無數。

擋不住,真的擋不住!

明明是鐵桶一般,明明是仗勢圍殺!

一個小子,千鈞境而已,理應被快速殺死,毫無反抗之能!

可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徐屠都是心中膽寒!

在他眼中,林辰就像是個殺不死的怪物!

不僅殺不死。wΑp

而且,越來越強了。

他的劍,愈發可怕,劍芒璀璨至極,可以直接斬滅一重重的大戰!

林辰手上那可笑的鐵片,連劍鋒都冇有。

但此刻,卻是如此的銳利,無物不破,任何防禦,都抵擋不住這種恐怖的劍光!

而這一刻,徐屠哪還會不清楚。

什麼法器!

那根本就是林辰自己的劍意雛形!

而他們所麵對的,是一個千鈞境五重就凝聚出劍意雛形,並且劍意雛形威能還要超過一般劍意的存在!

這就是怪物!

“這,這實在是……”

天空之上,飛行寶船內,向無為始終在關注著下麵的戰鬥。

他在猶豫,若有必要,是否下去救下林辰。

隻是這樣一來,無疑是與大魏宣戰了,是徹底站在大魏的對立麵上!

雖然向無為並不懼大魏,自身所在的國度要比大魏更強!

但作為一個帝國,卻也不願意輕易與另一個國度交惡!

向無為心中有些可惜。

他毫不懷疑林辰的天賦與實力,但,現階段想要強闖一大王府,幾乎不可能,會被無情斬殺!

向無為也在考慮,之後怎麼跟向天歌解釋。

然而之後發生的事情,卻遠超向無為的預料!

一個照麵,林辰就把一尊凝意境六重的存在斬殺了。

實在是震撼。

隨即,大戰爆發,林辰一人一劍,獨對鐵桶一般的王府。

他,殺出了一條血路,將王府的恐怖防禦都殺穿了!

凝意境六重的大將,根本抵擋不住。

無數兵士彙聚衝鋒,被林辰單劍破陣!

林辰越殺越勇,劍意之盛,就是高天之上的寶船中都能夠感受到!

向無為往下看去,可以清楚的看到一片廢墟,廢墟之中儘染血,那鮮紅之色,筆直往前,冇有動搖!

“這小子,如果今日不死,未來該是站在何等高度!”向無為驚歎。

整個向氏,都冇有這般天才的人物!

便是世外大宗,恐怕都找不出多少!

“不行,這樣的天才,就算是拚著與大魏交惡,甚至開戰,都必須保下!”向無為眸光閃動。

乖侄女啊,你的眼光可真是厲害!

向無為心中激動,已經打定主意乾涉了。

這樣的人,大魏容不下,他們古塵帝國要了!

不過,他不會此刻動手,這是林辰的戰鬥,他在浴血而戰,要手刃仇敵!

在林辰未倒下之前,他不可能插手,讓林辰心有遺憾。

而另一頭,那高塔上,兗州王的身體都在顫抖著。

因為恐懼!

不斷殺來的林辰,無可阻擋,那姿態,與他心中那夢魘的姿態完全重合了!

就好像,是林瀾再度殺來一般!

上一次,砍了他一隻手,而這一次,是要他的命!

兗州王肥胖的身體亂顫,恐懼無比,那種被林瀾徹底拿捏生死的感覺再度降臨!

“該死,你們這對父子,都該死!”兗州王咆哮!

他指著林辰,大叫道:“去,把他給我殺了,不要再讓他上前!”

張成業深吸一口氣。

他的確不能再看著了,他得去殺了林辰!ka

shu五

“但王爺,您這邊……”張成業有些擔憂。

或許還有人在暗地裡伺機而動。

“怕什麼,你當本王是冇用的廢物不成!?”兗州王冷喝道。

兗州王,其實很強!

但他已經被林瀾打得膽寒了,本能的就會恐懼。

“是!”張成業不再多言,縱身一躍,掠向林辰的前路!

他將是林辰往前的一道關卡,是城牆,擋在前方!

兗州王眼神陰冷而扭曲,心中的恐懼卻難以遮掩。

他真的被林瀾殺怕了。

那可怕的男人,生了個更可怕的兒子!

兗州王目光掃向站在身邊的林婉兒。

林婉兒被他強行帶到了這裡。

原本,他是想要讓林婉兒親眼看著林辰被擊敗,被按在地上,跪在那裡求饒,然後,無情的殺死!

他相信,那時候李婉兒的表情,一定非常有趣。

可以讓他從心裡開始感受到愉悅!

但現實卻完全相反,林辰一路殺了過來,為林婉兒而來!

冇有人阻擋得了林辰。

就是大將,也被殺死!

林婉兒此刻,眼中淚水不斷滑落,她心中感動無比,卻也擔憂無比,她生怕下一刻,林辰就會倒下,再也站不起來!

但是,漸漸的,林辰浴血而戰,一路殺過來,她不再擔憂,不再悲傷,反而是眼中亮起光芒!

她希望林辰可以拯救她!

她相信林辰可以保護她!kΑ

shu5là

林辰已經豁出了一切,置之死地,如果她還是之前那樣的態度,始終想要林辰儘快離開。

那就太辜負林辰的心了!

此刻,她隻想要林辰贏下一切!

此刻,她隻需要相信林辰可以做到!

這,纔是林辰想要的,需要的!

“阿辰,我在這裡,我相信你能做到,可以像當年的叔叔一樣,碾碎這些混蛋!”林婉兒抹掉眼淚。

她看著遠處不斷接近的林辰,眼睛在發光!

那種光芒,期待、希翼、信任,還有,驕傲!

這讓兗州王內心無比扭曲起來。

他一把掐住林婉兒的脖子,將她提到半空,神情猙獰無比。

“賤人,你在期待什麼!嗯?你告訴本王,難道你還想著他能夠殺到這裡,救下你不成!”

“給本王哭,去為他哭喪,不要給我露出這種眼神!”兗州王色厲內荏的吼叫道。

林婉兒的眼神,刺痛了他,讓他出離的憤怒。

不過,林婉兒此刻,不可能再流淚了,她不會辜負在浴血而戰的林辰。

她相信林辰!

她反而在笑。

驕傲的笑!

“阿辰會殺了你,會拯救我,誰也改變不了,因為,他是林辰,是林瀾的兒子!”林婉兒堅定的道。

她眼中冇有絲毫的懼意。

她身體柔弱,冇什麼戰力,隻要兗州王想,隨時都可以殺了她。

但柔弱的她,卻有強大的內心。

她並不畏懼!

隻要林辰還在戰鬥,她就冇什麼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