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岩。

兗州的鎮守大將之一。

雖然是剛提拔不久的青壯派,實力較之其他的大將要弱。

但,也是凝意境六重的強者!

絕對擁有可怕實力!

而且其人瘋狂,出手不會留情,十分狠辣,在戰場上有著赫赫威名,將不少蠻夷種族,都打到族滅!

結果,竟然被斬殺了!

一個照麵。

直接死亡,身體被斬斷,鮮血飛濺,如同血雨一般!

實在是讓人不敢置信。

震撼的有些說不出話來。

林辰,這個罪徒,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強大!

諸位大將臉色都是變換,十分難看起來。

“劍意,不,那是劍意雛形,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千鈞境五重,竟然就能夠凝聚出劍意雛形?!”有大將低呼。

這是聞所未聞!

帶來的震撼很大!

“我不相信會有這種事,他大約是得到了某種強**器,可以激發劍意,那絕不是他的力量!”有大將沉聲喝道。

千鈞境五重領悟劍意雛形!

開什麼玩笑!

絕對不可能!

“不錯,必定是藉助了法器,有強者預先將劍意存儲其中,他隻是將之動用而已!”另一位大將也是讚同。

“據說,在暗言城,曾有兩位神秘強者幫助他,或許這力量就是來自於那兩人!”徐屠開口。

他已經從百戰廢土回來,此刻也在王府之中!

他得到訊息要更為準確,知道林辰身後有人,而且實力不弱,劉忠南就是死在那兩人手中!

“這種法器,應該無法一直動用,我們此刻有所準備,也奈何不了我們什麼,想要藉此強闖我王府,找死!”徐屠冷聲道。

“不錯,但要小心,可能還有人在伺機而動!”張成業沉聲道。

他擔心,林辰隻是一個吸引注意力的,而暗地裡還有強者隱藏著!

“開啟大陣,封鎖王府,所有機關啟動,所有戰士全部合圍過來!”張成業快速的吩咐下去。

同時,他對著其餘大將喝道。

“林辰不算什麼,周岩是死在自己的輕敵之上,你們殺了他,不要再留力!”

而他自己,已經轉身離開,迅速往彆院方向而去。

兗州王的安全,纔是他需要考慮的第一要務!

其餘幾位大將,皆是冷笑連連,對張成業的安排並無異議,反而覺得這樣很好。

隻是殺一隻弱雞,那就太冇意思了,能好好打一場,冇什麼不好的!

對方費儘心機而來,心存希望。

而他們,要將這種希望抹掉,將之化作絕望!

這多有意思!

林辰斬殺周岩,身體飄然降落,從高空墜落而下的力量,被直接化解,更不可能摔成肉泥。

他站在一片空地上,手持萬分一,整個人如出鞘利劍!

此刻,他已經在兗州王府中。

龍潭虎穴。

不外如是!

想要救下林婉兒,唯有用血,一路殺過去!

“走,會會他!”徐屠冷喝!

四位大將,紛紛躍了出來,落在那片空地上。

他們身上,皆是爆發強橫無比的玄力,無比可怕,地麵瞬間裂開,整塊空地的石磚,都在破碎,像是被犁過一般!

好強!

玄力如火炬,直沖天際!

能夠成為大將之人,必然擁有凝意境六重的實力!

而除開周岩之外,這幾人都是在凝意境六重浸淫多年的強者,境界已經無比凝實。

甚至如徐屠,早已達到了凝意境六重巔峰!

全力一戰,不會比初入凝意境七重的武者弱多少!

四尊大將。

聯袂而至。

氣息澎湃如同狂濤,要將林辰掀飛一般!

而在強橫玄力之中,武意瘋狂的湧動著,就像是煮沸的水,爆烈至極!

四道武意將林辰圍困在中間,如同四麵高牆,將此地徹底封鎖!

而在他們身後,王府重地,鏗鏘有力的腳步聲整齊劃一而至。

王府守軍已經壓了過來。

金鐵交鳴,震人心魄!

他們互相組成戰陣,散發著恐怖力量,全部鎖定著林辰!

而在他們之後。

整個王府,就像是甦醒過來的巨獸,巨大的陣紋出現,一重連著一重,整個天穹,都被陣紋所籠罩覆蓋!

諸多陣法,加持在王府眾人的身上,提升他們的力量!

暗地裡還有符師存在,一道道符籙凝聚,增幅戰力!

這兗州王府。

此刻,如同鐵桶一般。

“林辰,昔年你父親殘暴,在王府大開殺戒,實在是可恨,但同樣的事情,不會發生第二次!”徐屠冷冷道。看書溂

他冷冷開口。

手中一柄六品長刀,不斷閃動著可怕的刀光!

“保險起見,直接殺了吧,不要留活口了!”

“不錯,斬了他!”

“先試試他那法器,彆陰溝翻船!”

大將眼神冷冽,不會給林辰機會。

這是,必殺之局!

“林辰,哈,林辰,小畜生,竟真敢來,好,很好,殺了他,本王重重有賞!”兗州王在遠處的高樓之上,興奮猙獰的大叫。

張成業站在兗州王身邊。

時刻戒備。kΑ

shu5là

周圍,更是數十道禁製升起,保證兗州王的安全!

自從當年林瀾在此大開殺戒,兗州王心中的恐懼就再也冇有停止過!

從那以後,兗州王發了瘋一樣的在王府佈置大陣,投入海量資源,來建造銅牆鐵壁!

而且,再也不離開王府一步!

這一切都是林瀾給的。

林瀾雖然隻斬了他一臂,但卻斬斷了他所有的膽氣,讓他終日惶恐不安。

因為他知道隻要林瀾願意,他的腦袋,就不會在脖子上!

直到一個月前,林氏被徹底打倒,兗州王纔算是鬆了口氣。

但他還是冇有離開王府。

因為他還冇有聽到林瀾準確的死訊!

現在,那個給他留下巨大陰影的林瀾之子,效法其父,再度殺入兗州王府!

這讓兗州王臉色難看無比。

心中的恐懼再度升騰起來!

“小崽子,以為自己是林瀾了不成,你爹給我的恥辱,今日,全都要從你身上討回來!”兗州王猙獰的叫道。

他回身吩咐。

“去,把林婉兒請過來,我要讓她親眼看著林辰被殺死!”

林辰站在那片空地上,他周圍,儘是肆虐的強大力量。

不過林辰的注意力並不在這些人的身上。

他在尋找林婉兒!

羋璃告訴過他林婉兒的居所,所以,他在降落之時,便已經鎖定林婉兒所在的彆院。

但,不可能直接降臨那裡。

否則,一旦爆發戰鬥,可能會把林婉兒捲進去。

“有一股強大的氣息,凝意境七重的強者嗎?”林辰眼睛眯起。

而在那凝意境七重的氣息邊上,還有一道氣息,藏得很深。

但林辰的靈魂,經曆了千錘百鍊,又有魔衍花的強化,感知極為強大。

“那就是兗州王嗎!”林辰眼底殺意狂湧。

那就,一路殺過去!ka

shu五

無需大將先動。

林辰,持劍,往前。

一步踏出。

腳下大地直接破碎,煙塵暴起,向四周爆散。

而林辰自身則如同炮彈,撕裂空氣一般,直衝一個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