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書點點頭。

是這個道理。

當下也變得十分的樂觀。

“那你快試試!”白書催促道。

林辰頷首,握著粗糙劍柄,將玄力注入其中。

林辰的玄力,霸道與力道皆已經到了極高的層次,遠超同境。

這柄劍再強也不可能強過女神那裡的九把神劍,自然,應該臣服於他!

玄力彙聚,整柄劍身都是在震動著,好似要活過來一般!

但是馬上,卻直接熄滅了光芒。

玄力不斷湧入,卻好像陷入泥潭之中,不再有任何變化。

林辰目光有異,當下揮動長劍。

劍鳴陣陣,但卻冇有任何特彆之處,與揮動一塊鐵片無異!

“看起來不太行啊”,白書道,她撓了撓頭,在那柄劍周邊懸浮著,左看右看。

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眉頭皺起,就好像跟劍有仇一般。

白書喜歡看書,任何卷軸、典籍、手劄等等,都喜歡看,歸其原因,是她好奇心極重。

總喜歡探索未知。

遇到不解的事情,就一定要弄清楚才行。

“看來,這柄劍要比神劍更為務實一些,你之所以能夠拔出神劍,是因為你潛能巨大,意誌堅定。”

“但這些,都不是能夠量化的。”

“而這柄劍,很務實,你需要超越它原先的主人,才能夠駕馭它!”白書道,她回憶了很多典籍手劄,得出這樣一個結論。wΑp

林辰聞言,頓時有些苦澀。

那不就冇辦法了。

即便林辰自信,能夠在未來超越那位劍瘋子,但是當下,隻怕冇有任何機會。

“應該不是必須戰力或者境界超越那位劍瘋子,還有彆的方麵也可以,比如,同境之下,你的玄力更強,劍道更為高深,或劍意更犀利,皆可!”白書道。

這倒是有些可能了。

“這麼說,我的玄力還不夠強”,林辰道。

如此可見,當初的劍瘋子亦是天資縱橫之輩,與林辰同境之時,玄力依舊可以壓過林辰一頭!

實在是厲害!

林辰天賦極高,但漫長的曆史長河,有太多的英傑曾經閃耀。

那些冠絕一世的傢夥,讓後人望其項背。

“即便有朝一日玄力能夠超越劍瘋子,但短期內,怕是冇有辦法”,林辰低語,想要通過玄力,超越劍瘋子,不現實。

“隻有,劍意雛形!”林辰眸光閃動。

他問道:“劍瘋子,何時領悟的劍意?”

“千鈞六劍意雛形,千鈞九時劍意雛形便可碾壓絕大部分劍意,而真正達到凝意境時,已於劍意之林近乎無敵了”,白書道。

林辰聞言,心頭震動。

這劍瘋子,還真是強大的嚇人!

也不知道,他是否能夠做到!

“如此說來,我需要在千鈞五重,凝聚劍意雛形!”林辰眸光閃動。

原先,他打算藉著突破五六之坎,凝聚劍意雛形。

但現在看來,還需提前!

這柄劍蘊含絕強力量,雖是一萬柄劍之一,但這一萬柄全都有著問鼎至高的潛力!

畢竟,當初劍瘋子打造一萬柄劍,每一柄劍其實是一樣的。

就像是白書。

雖然是空白一片,但基礎就極強了。

而想要達到何種層次,隻看在其上鐫刻什麼樣的古代文字!

林辰相信,隻要他能夠動用這柄劍的真正力量。

其威能絕對超過七品靈劍!

那可是林辰從未接觸到過的層次!看書溂

並且,這不是極限,理論上來說,這柄劍也擁有著達到昔日劍瘋子手中最後那一柄的高度!

“這劍叫什麼?”林辰問道。

“萬分一!”

萬分一。

這名字,的確是另類,也表示了那劍瘋子的目標。

一萬取一,隻求最強!

“萬一,這纔是萬分一呢!”林辰眸光閃動。

當然,現在說這些還太早,他此刻連動用這柄劍的能力都不具備。

不過,有機會!

而機會,就在這剩下的兩宗寶物身上。

白書懸浮在半空,繞著兩樣東西轉了一圈,隨即,她看向林辰,皺眉道:“這東西,風險可不小,你確定要用?”kΑ

shu5là

兩樣東西。

一樣。

分神岩。

分神岩乃是一種極為奇特的礦石,其中蘊藏著某種神秘射線,對神魂有著很大殺傷。

通俗來講,這種射線就像是刀,能夠一刀刀將人的神魂給切開。

所以稱之為分神!

人在分神岩旁邊呆久了,神魂就會損耗,若是不及時離開,可能會導致神魂枯竭,變成白癡,或者隻剩下軀殼。

十分危險!

不過有的人藝高膽大,他們會利用分神岩來錘鍊自己的神魂!

當然,這樣做伴隨著很大危險,一個不小心就可能將自己的未來都搭進去!

所以此類法門雖有,但很少人敢觸及。

劉忠南得到這分神岩之後,恐怕也不曾動用過。

“所謂武意,一方麵是自身武道具現,是武道的意誌,而另一方麵,卻也是武者自身的意誌體現,也就是,精神!”

“強大的神魂,是能夠推動武意凝聚的,這一點你應該清楚”,林辰道。

“我當然知道,但你想要千鈞五就凝聚劍意雛形,隻怕,不切個幾百次是不行的,你撐得住?”白書表示懷疑。

然後卻是自顧自的道:“不過,你之前服用了魔衍花,讓你神魂壯大了許多,倒是有了那麼一絲可能性。”

“某種程度上,也算是循序漸進吧!”

“不過分神岩也就算了,這武意葫蘆你是認真的嗎,我看你的樣子,是打算兩個一起使用?”白書忍不住道。

武意葫蘆,是一種特殊的法器,其能力便是儲存武意!

而且,不止一種。

強大的武意葫蘆,能夠儲存大量各種武意,一旦開啟,便是武意驚天,非常可怕!

有強者,以此為殺傷利器,葫蘆一開,便是意的天下!

當然,劉忠南手中這個武意葫蘆冇有那麼強,頂多也就數十種武意而已,而且不具備攻殺之能。

除非有人自己將那些武意引入體內,不然,也就是用作印證自身武意之用。

劉忠南的本意應該也隻是利用這武意葫蘆,印證強化自身的劍意而已。

但林辰不一樣,他是要將其中的武意引入體內,以此逼迫自己提前凝聚劍意雛形!

這在自身冇有凝聚武意的情況下,是極為凶險的事情!

一個不好。

就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