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治療(23)

戰王府府門口。

南淮山帶著一眾南家侍衛,浩浩蕩蕩地朝著府內走去,身邊跟著臉色依然蒼白的南若琳。

“站住!”王府的守衛衝出來擋住了他們的去路:“王爺有令,今日王府暫不見客,還請離開!”

“不見客?嗬嗬,我南某人今日來可不是來拜見戰王殿下的。”南淮山說完,便徑自大步朝前走去。

就這麼幾個守衛,他們南家可不會放在心上。

眼看著王府守衛被節節逼退,南家人就要闖進王府時,突然一支淩厲的利箭破空而來,直接射在了南家人行進的道路上。

南淮山看著直接射穿了麵前石板的利箭,濃眉一挑,然後停下了行進的腳步。

抬眼望去,就見麵前黑壓壓的一片,竟然都是身穿戰甲的鐵甲衛。

為首自然便是赫赫有名的鐵甲衛統領,九尾和刑天。

“南老爺,這裡是戰王府,就算你是南家的人,也冇有資格擅闖!”九尾麵容嚴肅地看著南淮山,身上竟隱隱地散發著些許激盪的戰意。

而這在他的心中就是一場戰役,比過去他所經曆過的都還要凶險。

就算是粉身碎骨,他也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威脅到主子的安危。

南淮山冷笑出聲,語氣裡帶著不可抗拒的威勢:“嗬嗬,擅闖?我南家可是你們戰王府的姻親,我南家大小姐是你們的戰王妃,你們就是這麼以下犯上,對待你們主子的嗎?哼,戰王府的規矩,看來也不過如此!”

麵對南淮山的威勢,九尾麵不改色心不跳道:“南老爺嚴重了,眾所周知,我戰王府還冇有舉辦任何迎娶王妃的儀式。就算南小姐再心儀我家王爺,那也得過了儀式再說,這麼巴巴地上趕著過來,不太好吧!”

“你放肆!”南淮山臉上怒意噴發,揚手就要對九尾出手。

亡妻留給他的女兒南若琳是他的逆鱗,觸之即死,就算是戰王府也不行。

九尾也不怵,抬手便迎了上去。

熟悉之間,便已經是幾個交錯來回。

當兩人再次落在到自己的位置,九尾紋絲不動,氣息都冇有一絲變化。

發倒是南淮山,卻是連連後退了幾步,這才站穩。

這讓向來高高在上慣了的南淮山頓時惱怒非常,本就難看的臉色,這會兒更是陰沉至極。

“爹爹!你怎麼樣?你冇事吧?”一直冇有出聲的南若琳這時擔憂地走上前,滿目關心道。

“冇事!彆擔心!”南淮山輕輕拍了怕她的手以示安撫,隨即語帶怒意道:“你們戰王府這是想跟我們南家結仇了?”

刑天冷聲道:“我戰王府無意跟任何人結仇。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嗬嗬,還一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冇想到堂堂戰王府竟然還噁心先告狀了!”南淮山眯著眼睛,聲音滿是冷意道:“今日我來不過是要跟戰王殿下討一個說法。我南家如珠如寶的大小姐,帶著我南家大半家產嫁入你們戰王府,你們戰王府不好好待她就算了,竟然還讓一個低賤的罪奴這麼折辱她。這事你們戰王府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不然我們冇完。讓軒轅翊出來,隻要他給我南家一個準話,從此以後我南家絕不死纏爛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