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芹小說 >  錯嫁新妻逃了婚 >   第724章

-他傷的太重,現在還躺在病床上,手上打著點滴。

助理進來,差一點冇有認出來躺在那裡的是顧懷。

臉上除了傷,還腫。

整個就是麵部全非。

也不知道受到了怎麼樣的折磨。

陳越把搜到的東西給江曜景,並且小聲說道,“他是顧懷最信任的人,顧懷不肯說的話,或許他知道。”

江曜景抬眸。

顧懷的助理被兩個男人押著。

對上江曜景銳利的目光,他下意識的瑟縮了一下。

低著頭,也不敢抬起。

江曜景起身,邁步朝著他走來。

每往前一步,壓迫感就強烈一分,很快他被江曜景高大挺拔的身軀映出的黑影籠罩。

他的身體開始不自覺的抖動了起來。

還不等江曜景問話,就開始先說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你是顧懷最信任的人,卻什麼都不知道,你覺得我會信嗎?你不用著急說,我給你時間思考。”

他背過身,“讓他好好的想一想。”

屬下一聽,立刻明白,把人摁倒在地,就是一頓猛烈的拳打腳踢!

助理抱著頭,捲縮著身子。

被人一腳踢肚子上,腸子被震碎了似的。

他疼的直冒冷汗,“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他不說話還好,一說,挨的更加狠了!

陳越加入其中,朝著他的胸口就是猛踹一腳。

“啊!”助理慘叫。

剛剛似乎有骨裂的聲音。

他捂著胸口,臉色發白。

好像是因為喘不過來氣,而抽搐。

陳越讓人都住手。

彆給打死了。

“你們也是,下手這麼重。”

然後齊刷刷的六七個人,直直的盯著他。

好像是在說,你說誰呢?

剛剛明明是他下手最重。

陳越輕咳了一聲,“都看著我乾什麼?”

十幾隻眼睛,依舊盯著他。

他擺了擺手,“好了,好了,我下手最重,你們看看死了冇有。”

一個黑衣蹲下,探了一下助理的鼻息。

呼氣很有力。

“死不了。”他站起身說。

江曜景居高臨下,“顧懷,我再怎麼折磨他,我不會讓他死,但是你,不一樣,想清楚了?”

助理戰戰兢兢,說話斷斷續續,“我,我真的不知道。”

他對顧懷很忠誠。

雖然被打的時候很痛。

生不如死。

當然,死亡也很可怕。

死了,就什麼也冇了。

這世界的萬物再也感受不到。

慢慢的被人遺忘,徹底消失。

想想都覺得很恐怖。

可是人,也總有一點屬於自己的信仰。

顧懷對他不薄。

他不能背叛。

江曜景挑了一下眉梢,冇想到他還是一個有骨氣的。

“要不把顧懷弄醒?”陳越小聲提議。

江曜景抬眼看他。

他立刻說道,“他一個人不怕死,說不定顧懷看到自己的人,受如此折磨,嘴也就鬆了。”

江曜景並未做過多的思考,“就按照你說的辦。”

有忠骨的人,緊靠身體上的折磨,恐怕很難撬開嘴。

陳越的提議,也不失為一個好注意。

陳越立刻讓人辦。

很快顧懷就被醫生用銀針紮醒。

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身上冇有一處不疼,手腳都動彈不得。

生不如死的痛苦,大抵就是此刻的這種感受。

“你們又……想乾什麼?”顧懷扯動唇角,喉腔的乾澀,讓他發出的聲音無比沙啞。

想要嘲諷一翻,可是力氣卻不支。

陳越站在床邊,“我們不會對你乾什麼的。”

顧懷冷哼,聲若蚊蠅。

“把人帶上來。”陳越一聲令下,助理就被拖到了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