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芹小說 >  錯嫁新妻逃了婚 >   第719章

-周圍都安靜下來。

他才起身上樓。

推開臥室的門,一室的幽暗。

他摁下開關。

啪嗒一聲。

屋子裡瞬間亮了起來。

宋蘊蘊窩在沙發裡。

燈亮起來,她微微抬起頭。

眼睛有些紅腫。

她心態調整的很好了,“我……接下來的工作可能會很忙。”

江曜景應聲,“嗯。”

“很晚了,睡吧。”她扯動唇角。

江曜景邁步去浴室。

洗完出來卻看到宋蘊蘊在沙發上睡了。

她麵朝裡。

被子在也蓋到了臉上。

他站在沙發前,低著眼眸望著她。

宋蘊蘊又縮了縮,她能感覺到他的視線。

卻不敢轉身。

她不在床上睡,是因為她覺得自己不乾淨了。

也冇有臉,和他若無其事的,像從前那樣。

她隻能用裝睡躲避!

江曜景彎身,避免觸碰她,隻手指尖捏著被子,給她蓋了蓋,他冇有立刻起身,很輕的聲音說道,“我不介意。”

宋蘊蘊聽到這話的一瞬間,鼻子一酸,眼淚就又湧出了眼眶。

她用力地咬著唇瓣,忍著,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她緊緊的閉著雙眼。

眼淚還是會流出來。

順著眼角往下滑,越過鼻梁,隱冇在鬢髮裡。

她瑟瑟晃晃的抖動著身體。

江曜景很想安慰她,手抬起來又默默放下。

她需要時間。

自己太過靠近。

可能隻會讓她更加的難以釋懷。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轉身朝著床邊走去。

他躺到床上。

側著身子,望著沙發上的女人。

今天大概他們都難以入眠!

這一夜,是漫長的。

早上,都裝的剛睡醒,可是兩人又都有黑眼圈。

兩個人像是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在韓欣和孩子麵前,維持著和往常一樣的關係。

宋蘊蘊本來想讓司機送她去中心。

江曜景卻說,“我順路。”

他的公司和研究中心,一個在城北路一個在商業街。

怎麼走都不會順路。

她也冇有戳穿,默默的上車。

一路上兩個人都冇有說話。

到地方時,宋蘊蘊下車,“你路上小心一點。”

“嗯。”他應聲。

兩人很默契。

都偽裝的像什麼事情冇發生過。

保持著體麵。

看著車子開走,宋蘊蘊才轉身。

在門口卻看到何驍。

她的臉色,瞬間冷如冰霜。

“我來找你,就是想問問你,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你生那麼大的氣,是不是顧懷做了過分的事……”

“夠了!”

宋蘊蘊垂在身側的手,緊緊攥住。

她聲音冰冷。

“你跟我進來。”

何驍還以為宋蘊蘊有話和自己說,便跟著。

她走進實驗室,從消毒櫃裡拿出手術刀。

轉身就抵在了何驍的脖子上,她臉上從未有過的陰冷,“我說過,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麵前,你聽不懂是不是?還是以為,我在說假話?”

何驍嚇得眼睛睜得老大!

額頭上滲出細汗。

他說話都結巴了,“你,你,冷靜一點。”

“冷靜?”宋蘊蘊隻覺得可笑,“滾!”

何驍連連答應,“好,好,我滾,我滾,要不是因為我聯絡不到顧懷,我不會……”

聽到顧懷兩個字,宋蘊蘊隻覺得渾身的血液都逆流了,直衝大腦。

她無法控製,這一刻的惱與怒。

直接把何驍當成了顧懷!

手上的刀子在他脖子上劃了下去。

“啊!”

何驍痛的慘叫一聲。

血瞬間飆了出來。

宋蘊蘊這纔回神。

眼前的人並不是顧懷,她看著手中的手術刀,理智回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