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芹小說 >  錯嫁新妻逃了婚 >   第698章

-”

江曜景說話時,思緒陷入回憶。

不管過多久,他都不會忘記那天。

宋蘊蘊好像察覺出什麼。

看著手中的盒子竟然生出了幾分期待。

她緩緩地打開盒子,然後怔住!

這,這不是她丟了那枚彌勒佛翡翠吊墜嗎?

因為是她爺爺送給她的,她從一歲就開始一直戴著。

所以她記得清楚。

能夠確定,這就是自己的那一枚。

不是全綠的顏色,是冰種帶綠,彌勒佛雕刻的惟妙惟肖,她拿起抓在手裡。

江曜景冇注意到她,而是陷在自己的情緒裡。

那次過後,讓他很怕水!

可他是什麼人?

怎麼可能允許自己,去膽怯一件事情。

他隻會克服自己恐懼!

“救你是一個小女孩,對吧?其實不是她自己,若不是她的爺爺及時來了,她可能就會和那個男孩,一起淹死在水塘裡了。”

江曜景忽地抬眸,漆黑的瞳孔微微振動。

震驚於她怎麼知道?

因為他自己也在疑惑,他看到的那個小女孩可能還冇自己年齡大,就算水性很好,也不能把他拖上來。

隻是這麼細節的事情……

她的爺爺?

江曜景記得宋蘊蘊的爺爺,是他爺爺的司機,是可以出入江家的。

他好像想明白了,宋蘊蘊是那個就他的人。

不然她不會知道這麼清楚的細節。

江曜景的嗓音低沉而沙啞,“我當時,找了你很久。”

“我爺爺大概知道你是被人害的,並不想惹上麻煩,所以他不準我亂說,他自己也冇說。”

目光相對。

宋蘊蘊笑了。

江曜景卻表情複雜。

他大概怎麼也冇想到,原來自己和宋蘊蘊的緣分,那麼早就註定了。

大概是慶幸。

是她。

一直都是她。

宋蘊蘊從桌子上下來,她拿著玉佩,“我要把這枚玉佩給雙雙,我爺爺大概怎麼也冇有想到,我會和你好上。”

江曜景扯住她的手,把她拉入懷中擁著。

“早知道,我就早一點讓你看到了。”

宋蘊蘊攬著他的脖子,笑著說,“現在也不晚。”

畢竟他們都那麼年輕呢。

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

江曜景笑,輕輕的吻了一下她的臉頰。

“我是不是欠你一條命?”

“何止一條?”宋蘊蘊枕著他的肩頭,“你就用後半生彌補我吧!”

她望著天花板上的燈,光暈一圈一圈的,“以後你要對我好,”

江曜景笑著問,“要是對你不好,你打算怎麼樣我?”

宋蘊蘊想了想說,“讓你求死不能,求死無門。”

“要折磨我?”江曜景問。

“是啊!”

宋蘊蘊笑著,“你相信我能辦到嗎!”

江曜景說相信,“但是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

“我們去看雙雙睡了冇有。”

宋蘊蘊拉著他。

江曜景跟著她走出書房去房間看雙雙,雙雙這會兒剛洗完澡,在床上玩呢。

宋蘊蘊坐在床邊,雙雙撲進她的懷中,她抱著兒子,把那枚玉佩給他看,“喜歡嗎?”

雙雙眨了眨圓溜溜的大眼睛,也不懂這是什麼,隻是懵懂的看著。

宋蘊蘊把玉佩戴到他的脖子上。

她希望爺爺對她的期盼,能在雙雙的身上得到傳承。

以後雙雙還可以傳給自己的孩子。

時間不早了,江曜景讓她好好休息。

……

第二天一早,她睡的迷迷糊糊,是被人從床上硬拉起來的。

“乾什麼呀?”她揉著眼睛。

說話時她看清站在床邊的人。

似乎是意外,又似乎是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