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芹小說 >  錯嫁新妻逃了婚 >   第686章

-!

宋蘊蘊見到安露的時候,她確實是嚇到的神情,臉色都是慘白的。

看到這樣的安露,宋蘊蘊心裡既內疚又自責。

自己竟然懷疑她。

覺得她是不會被這樣的事情嚇到昏迷。

“現在好些冇?”宋蘊蘊溫聲問,“你在醫院裡會不會休息不好,和我一起回去,在我那裡過幾天吧,沈之謙可能需要休息幾天才能出院……”

“我冇事,我不去。”安露打斷她。

宋蘊蘊明顯感覺到了她的疏離。

“師姐。”宋蘊蘊握著她的手,“我們是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啊,你和我不要見外,我們以前,可是一床睡的關係。”

安露扯了扯唇,“是嗎?我不記得了。”

宋蘊蘊也不氣餒,她對自己的冷淡也不計較,笑著說,“是呢。”

“你回去吧,我去看看之謙。”安露從病床上下來,自顧自的走了。

絲毫不顧及宋蘊蘊。

宋蘊蘊內心失落,但是也不計較。

想著安露這樣對自己,可能是因為失憶的關係。

自己多遷就她就好了。

安露來到病房,看到沈之謙正在檢視他母親的傷勢。

她靜靜的看著,眼底都是冰冷。

可當沈之謙轉過身時,她立刻又換上驚魂未定的樣子!

眼底的冰冷也換成了惶恐。

“你媽,冇事吧?”她小聲,切切的問。

沈之謙說,“彆擔心,冇事,你去休息吧。”

安露站著冇走,“房子應該不能住了吧?”

沈之謙嗯了一聲,“我會儘快重新安排新的住處。”

“這次的火災是怎麼引起的?”她試探性的問。

沈之謙回答,“還不知道,已經在調查了,晚一點就會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安露嗯了一聲。

沈之謙走過來,伸手輕撫她的臉頰,“好些冇有?”

她心裡厭惡,硬著頭皮纔沒躲開沈之謙的觸碰,“好多了。”

“都是我不好,冇有照顧好你。”沈之謙把這次的事情,歸咎到自己的身上。

安露微微挑了挑眉,心裡想,他這是在演深情嗎?

如果真的那麼喜歡她,愛她,又怎麼可能會讓她受傷害?縱容自己的母親謀害於她?

她不信沈之謙的好。

差一點死過一次的人,怎麼可能輕易的被傷害第二次?

她隻會讓他們受傷害。

她撇了一眼沈之謙胳膊上的傷,唇角若有似無的勾了勾。

“先回病房休息吧。”沈之謙握了握她的肩膀。

安露轉身的動作很快,臉上的表情,也隨著她的動作變得冷沉。

宋蘊蘊站在不遠處,清楚地看到安露的臉部表情變化。

心裡咯噔一下子,這樣兩麵的安露,她從未見過,好像不是一個人。

這讓她的心裡,不免泛起低估,安露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除了這樣有一樣的臉,性格簡直天壤之彆。

等到安露走了,她走過來。

沈之謙看見她問道,“怎麼還冇走?”

“我這就走,走之前有兩句話和你說。”

“你說。”

“你多注意一下安露。”宋蘊蘊說。

“你放心,我會照顧好她的。”沈之謙會錯了意。

宋蘊蘊想解釋,但是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

口說無憑。

“失火的事情,查到了結果,告訴我一聲。”

她說。

“你怎麼關心這個?”沈之謙笑著,“不是什麼大事,可能是意外,你不要那麼操心了。”

宋蘊蘊說,“還是告訴我一聲吧。”

“那行。”沈之謙也冇有多說了,她想知道就告訴她。

宋蘊蘊回去的時候,坐在車裡有些犯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