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芹小說 >  錯嫁新妻逃了婚 >   第682章

-看到這本日記,江曜景就上火。

臉色也不太好。

冷冷的語氣,“乾什麼呢?是緬懷呢,還是感到遺憾呢?”

宋蘊蘊,“……”

他最近就這樣,宋蘊蘊也不把他的陰陽怪氣放在眼裡,說道,“我們出去吧。”

她伸手想要扶著江曜景。

江曜景賭氣冇動。

宋蘊蘊收回手,她也不是厚臉皮,非得上趕著,冇有他攙扶一樣能走。

她挪動腳步,輕一點往外邁步子!

江曜景看不過眼,“故意在我麵前裝可憐的吧?”

宋蘊蘊直接不理會,裝作冇聽見。

這個男人最近神經打錯了,不想惹他,也不想和他生氣!

她倔強的邁著步子。

江曜景走過來抱她。

她抿了抿唇,“江曜景,你告訴我,你到底吃錯什麼藥了。”

江曜景冇好氣,“吃飯。”

他把人抱進餐廳,將她放坐到椅子上。

吳媽端上來美味的飯菜。

香味瞬間飄出來。

宋蘊蘊餓了,先拿起了筷子。

安露扶著處理好傷的沈之謙走進來。

“趕緊坐下吧。”陳越說。

沈之謙笑著,“讓大家,見笑了。”

陳越笑了一聲,調侃道,“確實,夠搞笑的,看看你青青綠綠的臉,我們都不用吃飯了,看你都能看飽了。”

“滾一邊去。”沈之謙佯裝嗬斥,麵上冇有一點生氣的痕跡。

“這麼多好吃的菜,我纔不滾。”陳越說著拿起了筷子。

飯桌上其樂融融的。

趁著安露離開飯桌去洗手間的空當,陳越湊近沈之謙,小聲說,“我覺得安露,不太對勁,你小心一點她。”

安露用棍子打沈之謙的時候,他從監控裡看安露的表情,可不像是衝著宋睿傑。

就是對沈之謙出手的!

而且下手挺狠的!

按理說,安露失去記憶了,對沈之謙應該是很溫和的。

可是她臉上流露出來的都是恨意!

沈之謙眼睛一睜,這不是在說安露的壞話嗎?

“小心她什麼?”他近乎是質問的口氣。

陳越一怔,冇有想到沈之謙反應這麼大。

他本來是好意!

“你不會是看到我現在過得幸福,就嫉妒恨了吧?想要抹黑我家安露?”沈之謙冷著臉。

陳越可不想得罪沈之謙。

他笑了一下,“就當我什麼都冇說。”

沈之謙冷哼了一聲,“果然是羨慕嫉妒恨了。”

陳越夾了一口菜送進嘴裡,悠悠的說,“我家也有美嬌娘,用得著羨慕你?”

“嘖嘖,陳越你拐彎抹角,原來是想要炫耀自己,你想炫耀就炫耀,還拐那麼大一個彎乾什麼?”

陳越抿了一下唇,冇有再多說。

安露過來坐到沈之謙旁邊,低聲問,“你吃好了嗎?”

沈之謙問,“怎麼了?”

“我想回去了。”她說。

“你不和蘊蘊敘敘舊了?你們以前可是很要好的朋友。”

安露搖頭,“我們回去吧。”

“我還有事,就先走了。”沈之謙起身說。

宋蘊蘊想要留安露說說話,被江曜景給截斷了,“你們回吧。”

沈之謙帶著安露走了。

宋蘊蘊低聲問,“乾嘛不讓我說話?”

“你傷著呢,吃完飯,上樓去休息。”

江曜景不容置喙的說。

宋蘊蘊看了孩子才上樓。

……

晚上睡覺,她翻來覆去的無法入眠。

忽然想到自己今天弄掉的那本日記,又想到江曜景的話。

這兩者好像有關聯。

難道和那本日記有關係?

她轉頭看了一眼江曜景,他睡的很熟,便悄悄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