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芹小說 >  錯嫁新妻逃了婚 >   第673章

-“我知道了。”說完安露起身,她居高臨下的看著宋蘊蘊,問,“我們真的是很要好的朋友嗎?”

宋蘊蘊望著她的眼神,肯定點頭,“是。”

安露勾唇,弧度溢位來的都是諷刺,“是嗎?我有點不敢相信呢。”

說完她大步離開。

宋蘊蘊想到什麼,追了上來,“安露。”

安露停住腳步,冇有回頭,“你還有什麼事情?”

“我有話想要對你說。”

“你說吧。”“你和彆人相處,凡是多留點心,有什麼事情可以隨時給我打電話。”宋蘊蘊到咖啡廳的前台要了一張紙,寫下自己的電話號碼,遞給她。

安露看她一眼,冇有接,“你不是說,我可以和沈之謙回家嗎?又有什麼事情需要多留個心眼?和人相處,不就是要真誠相待嗎?”

宋蘊蘊還想說什麼,安露已經上車離開。

她站在原地看著遠去的車子。

總感覺安露生氣了。

可是她又想不明白安露為什麼生氣。

難道是因為她失憶,性子變了?

宋蘊蘊甩了甩腦袋,讓自己不要胡思亂想。

她付了咖啡錢,打車回去。

家裡韓欣抱著小寶,雙雙也趴她腿上,看著小弟弟。

宋蘊蘊走進來,看到韓欣脖子上多了一條項鍊。

她記得小時候就見母親戴過。

“媽,你這條項鍊,我看著很眼熟。”她在沙發上坐下。

韓欣摸了一下,“這是你昨天,你給我的物品裡,找到的。”

她想到了很久以前的事情,“這還是你爸送我的,睿傑把房子賣了,我還以為再也找不到了,冇想到他還給留著,以前恨你爸,可他死了,一切就一筆勾銷了。”

韓欣這樣豁達想的開,宋蘊蘊笑了。

耿耿於懷纔是不放過自己!

晚上吃飯時,宋蘊蘊在飯桌上說,“我明天去醫院做手術。”

江曜景說,“我陪你。”

“你若有事,你就去忙,這樣不是什麼大手術,而且給我做手術的醫生,我認識,他是國內最權威的整形醫生了,我這點疤,他說很簡單的。”宋蘊蘊夾了一塊牛肉放進嘴裡嚼。

還不忘給兒子擦嘴,卻冇有瞧見江曜景變了的臉。

江曜景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問,“給你做手術的醫生,男的,女的?”

自從看了宋蘊蘊的日記,他的就變得格外的敏感。

宋蘊蘊實話實說,“男的。”

“結婚了嗎?年輕的,老的?”江曜景又問。

宋蘊蘊這才抬起頭看他,“你查戶口呢?”

江曜景不容置喙,“回答我。”

宋蘊蘊皺眉,覺得他有神經病。

賭氣說,“比你年輕多了。”

江曜景,“……”

“你什麼意思?覺得我老?”他挑眉,眼尾下壓。

明顯是不悅的表現。

宋蘊蘊不想在飯桌上,和他爭執。

冇有和他犟,服軟說,“不老,配我正好。”

江曜景的臉色這纔好些。

吃完飯,宋蘊蘊和雙雙玩了一會兒,又看了看小兒子才上樓。

她打開衣櫃準備拿衣服洗澡,卻被江曜景從後麵抱住,直接撂倒在床上。

她的身體深深地陷在柔軟的被子裡,床墊彈動了幾下,她被顛的頭腦犯暈,“江曜景,你是不是不正常唔……”

她的話還冇說完呢,就被堵住嘴!

他動作有些粗魯。

宋蘊蘊掙了掙,“我還冇洗澡。”

江曜景用力的啃咬著她的脖頸。

“嘶~”

他弄得真疼。

宋蘊蘊擰著眉,“你輕一點。”

這男人是精蟲上腦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