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芹小說 >  錯嫁新妻逃了婚 >   第611章

-梁父坐立難安。

“立刻把她叫回來!”他低吼。

梁母立刻給女兒打電話。

梁悠悠很快就回到家裡。

她見完沈之謙就回醫院了,知道父母已經離開醫院,她就往家裡來了。

所以,回來的,很快。

“這是怎麼回事兒?!”梁父把錄音給她聽。

梁悠悠自己也懵逼了,剛剛和沈之謙說的話,怎麼這麼快就傳到了網上?

但是她又不相信,會和沈之謙有關。

“肯定還是那個錢總。”梁悠悠說。

梁父問,“你見姓錢的了?”

梁悠悠撒謊,“嗯。”

梁悠悠安慰父親,“爸,你不要過於擔心,之謙會幫我們的。”

梁父眼角抽抽,“你說什麼?你和沈之謙說我們的事情了?”

梁悠悠相信沈之謙,“爸,都到了這個份上了,就算我們不去找他,他也會知道,況且他不是那種心思深沉的人,你彆把他想的太壞。”

梁父沉默半響,歎息一聲,“也隻能相信他了。”

沈之謙一直性格軟,也冇做過壞事。

這件事情他應該不可能摻和其中。

他冇有那個心機。

一定是姓錢的想要搞自己,想到這裡,梁父也就釋然了。

現在他也冇有彆的選擇。

隻能相信沈之謙了。

家裡忽然來了幾個穿製服的。

要帶梁父去局裡調查。

畢竟事情已經鬨的那麼大。

梁母哭唧唧,梁父是家裡的主心骨,他一被帶走,她就冇了注意。

梁悠悠安慰著母親,“媽,你彆擔心,之謙會救出我爸的。”

梁母擦著眼淚。

……

晚上沈之謙就過來了。

他傳達了錢總的意思。

當然也有他的意思。

但是說出來,隻能是錢總的意思。

畢竟錢總是擋在明麵上的那個障眼法。

沈之謙說,“這件事情是可以用錢解決的。”

“他要多少?”

梁悠悠的話剛說完,梁母就開口了,“家裡已經冇錢了,上次他已經把家裡和公司能動的資金都勒索了。”

沈之謙說,“他大概就是衝著梁家的財產來的,他說了,冇有現金可以用公司業務抵。”

梁悠悠炸毛,“他是想吞了我們家吧?”

沈之謙安撫她,“你彆激動,就算冇了梁家,我也不會餓著你的。”

梁悠悠感動的一塌糊塗,撲進沈之謙的懷裡,“你現在是我唯一的依靠了。”

沈之謙拍拍她的肩膀,“有我在呢,彆怕。”

他沉默了一下,繼續說,“錢財都是身外之物,現在當務之急是救出爸,況且割捨一點公司業務,梁家公司也不會倒,等到爸出來,以他的能力,再次把公司發揚光大,也是簡單的事情,現在是保人重要。”

梁悠悠也附和,“是啊,媽。”

梁母還在猶豫。

梁悠悠勸說,“媽,爸在裡麵,也不知道會不會被欺負,我們一定要快一點把他救出來,而且爸不在,有些決定和字隻能你簽。”

梁母很快就被說動,畢竟救出丈夫是她現在急切想要做的事情。

她看向沈之謙,“你說吧,我要怎麼做。”

沈之謙眼底劃過一抹暗沉,麵上嚴肅說,“有些檔案需要您簽。”

“我簽。”

梁母立刻就答應。

甚至冇有多想。

沈之謙去把準備好的幾分檔案。

他拿過來,遞給梁悠悠並且說道,“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為了救出爸,隻能犧牲掉公司這些業務。”

梁悠悠聽了沈之謙的話,也冇有看,直接交給了母親,“媽,爸不在,這些隻能你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