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芹小說 >  錯嫁新妻逃了婚 >   第600章

-加上她在做月子。

所以看起來裝扮不正常。

前台客氣道,“不好意思,我們院長不是什麼人都能見的。”

宋蘊蘊拿出自己在梅德研究中心的工作證,以及成為主治醫生的上崗證,“我是醫生,同時也是一位研究員,我找你們院長,確實有事。”

“不好意思,我不能給你通報。”

前台死板,又有些瞧不起人的意味。

“你這些證件,不會是假的吧?你有這麼高大上的身份,還需要在服務檯詢問我們院長?”

宋蘊蘊皺眉,似乎意外前台會是這樣的態度。

她無奈的掏出手機,就在她想打電話的時候猶豫了一下,是打朱席文的,還是沈之謙的?

他們兩個應該都能找到人,聯絡的上院長。

然而她這短暫的猶豫,落在前台的眼裡,成了她在裝腔作勢。

“你猶豫什麼?既然有認識的人怎麼不打電話?”前台高傲的道。

宋蘊蘊抬眸,眼神銳利又冷冽,“你在前台,你的工作,就是服務每個來這裡的人,你是什麼態度?你以為,你高人一等嗎?但是你哪裡高人一等了?”

她實在生氣。

這麼大一個研究院。

接待工作,竟然是這樣的!

簡直太另她失望了!

前台被人懟,臉色也難看起來,“你是個什麼東西?你以為什麼阿貓阿狗都能見我們院長?你也不照照鏡子,你算個什麼東西?!”

宋蘊蘊震驚,前台的人品,竟然差勁到張口就是臟話。

“蘊蘊?”朱席文來見院長。

主要還是因為之前,那份研究報告的事情。

副院長已經付出了代價。

宋蘊蘊也因此受到了牽連。

朱席文過來,是希望院長可以用那份得來不易的研究報告繼續研究,研究出我們自己的心臟,造福我們國內人。

對於這件事情,院長還是讚同朱席文的。

同時也自責,是自己冇有察覺出副院長的異樣,而釀成大禍。

兩人交談完,院長親自送朱席文,冇想到在大廳遇見了宋蘊蘊,朱席文知道宋蘊蘊的身體狀況,快步走過來關心,“你怎麼出來了?應該在家好好休息。”

宋蘊蘊無奈歎氣,“有點事情需要出來辦。”

“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嗎?”朱席文問。

宋蘊蘊苦笑,“我還真的需要幫助。”

“你說吧,什麼事情,隻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去做。”

朱席文對宋蘊蘊有虧欠。

所以這話是真心真意的。

宋蘊蘊說,“我有一隻狗,身上可能有未知的病毒,我需要藉助研究所的設備和人員,這件事情,對我來說很急。”

朱席文從未見宋蘊蘊這麼急切過,說道,“這個事情,不難。”

他轉身看向院長,“就是她,從梅德把研究數據拿出來的,因為我們泄露數據,她還被抓了,不是她老公江曜景,關係廣,手段硬,現在她可能還回不來。”

“什麼?”院長驚訝又敬佩,伸出手,“原來是你,因為我們的不周到,泄露了數據,導致你被抓,真的是萬分抱歉。”

院長用力的握著宋蘊蘊的手,“你們夫妻,真的是心善之人,如果不是江總推波助瀾,那次研討會,也輪不到在我們國內辦。”

同時院長也表達了自己的態度,“以後你的事,就是研究院的事,你隻要一句話。”

宋蘊蘊看到院長,覺得研究院還冇腐朽到無可救藥的地步。

她輕聲,“謝謝。”

“不用,不用,是我們有負於你。”院長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