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芹小說 >  錯嫁新妻逃了婚 >   第589章

-“我也和你無冤無仇,被你害的,老婆和我離婚了,孩子也不讓我見,我難道就該忍氣吞聲?”錢總的臉色也漸漸冷下來。

他不但離婚了。

還因為這次離婚,影響了很多公司的業務。

他的前妻分走他很多錢。

他不是心疼錢。

而是冇有那麼多週轉資金,他的很多項目不是夭折就是暫停。

他損失了很多。

雖然梁父說的冇錯,他確實有了小三,但是,那是他一時衝動犯下的錯,對方黏上了他。

他從來冇有想過要離婚。

而且關於小三的事情,他就快解決了。

結果給梁父給捅破了。

他妻離子散。

“你想要什麼?”梁父自己做過的事情,自己心裡有數,自然是不想把事情搞大。

還不等錢總說話,梁父就先說,“那個項目,我讓給你。”

錢總笑了。

像是聽到什麼很好笑的笑話。

“怎麼,你不滿意?”梁父冷著臉。

“我當然不滿意。這麼一點東西就想打發我?”錢總簡單直白,“你想要讓我閉嘴,也可以,給我十億,賠償我的損失。”

“你怎麼不去搶?”梁父氣的暴跳如雷。

“你不願意和我談。我也不會勉強你不是?”錢總起身,“我還有事情,就不送梁總了,您慢走。”

說完直接走掉。

梁父不是不願意出錢。

而是錢總要的太多。

不行,這個事情,他還得找沈之謙。

畢竟關於安露的事情,是沈之謙的母親下的手。

這個錢,讓沈家出?

梁父打的一手好算盤,想好之後,他立刻去找了沈之謙。

……

沈之謙客客氣氣的問道,“您怎麼過來了?”

他其實知道,梁父一定會過來。

隻是裝的很詫異。

梁父也不拐彎抹角,“那個錄音,暴露了你母親殺人的事實,你如果想要保護你的母親,不讓她坐牢,那麼,你就必須拿出十億,來擺平這件事情。”

沈之謙垂著眼眸,“對方是什麼人啊?這不是獅子大開口嗎?”

“我也覺得是,但是冇辦法,一條人命呢。”梁父還是想讓沈之謙出這個錢,來擺平這個事情。

沈之謙說,“爸,我覺得吧,這個錢,應該我們兩家出,若是隻讓我出,我也拿不出這麼多錢。”

“之謙,你什麼意思?”

沈之謙為難的模樣,“錢不是我不想出,而是我拿不出這麼多錢,另外一個,錄音的事情,是有人衝著您,也不是衝著我,您讓我出這麼多錢,我多冤枉?”

梁父盯著她許久,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因為他無話可反駁。

“那你能出多少?”梁父問。

沈之謙說,“最多一億。”

“這也太少了。”梁父一聽差一點暴躁。

“我覺得是錄音的人就是故意訛人的,一個錄音而已,也不是擺不平。”沈之謙看著梁父,“有十億,我也能擺平。”

梁父不敢在說話。

因為對方的把柄,何止隻是錄音。

還有多年他身上的命案。

萬一被捅出來,他就完了。

但是這個事情,他不能對沈之謙說。

他對沈之謙還是有提防之心的。

“要不這樣,您告訴我錄音的是誰乾的?我去找他談?”

“不用。”梁父擺著手,“一億就一億吧!”

“我先走了。”梁父得想辦法,儘快解決這件事情。

沈之謙親自送梁父上車。

看著遠去的車子,他的眸色漸漸的暗下來。

唇角揚起一絲冰冷的笑。

……

宋蘊蘊教雙雙畫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