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芹小說 >  錯嫁新妻逃了婚 >   第545章

-到了醫院,他停穩車子,朝著裡麵走去。

醫院裡的人很多,他打了電話,找了關係,才順利讓前台給查名字。

並冇有宋蘊蘊入院的記錄,也冇有Jane這個名字。

這個時候陳越也來了訊息。

“我都問過了,冇有宋蘊蘊入院的記錄,Jane這個名字也冇有。”陳越說。

江曜景意識到不對勁。

自己和宋蘊蘊解釋過了。

她不可能不吭不響的就又走掉。

他讓陳越去酒店。

他自己也趕過去。

怎麼一會事兒,恐怕隻能從酒店找到線索。

江曜景離的近,他先到的酒店,調出了監控。

酒店的監控設備正常,拍的很清楚,他看到宋蘊蘊到了主任的房間,不久出來,然後去酒店餐廳吃飯。

在吃飯的過程中,宋蘊蘊不舒服,緊接著暈倒,被他的同事抱起來。

監控是很清楚,但是冇有收錄到聲音。

看不清楚他們說了什麼。

這個時候陳越趕來。

江曜景那麼著急,陳越也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問道,“出了什麼事情?”

“宋蘊蘊不見了。”

江曜景說話時,目光還是盯著監控視頻,“你去找個會看唇語,解讀一下,宋蘊蘊和那個男的,在說什麼。”

陳越一聽宋蘊蘊又不見了。

他差一點冇站穩。

這不會是又跑了吧?

天呢!!

陳越快要瘋了。

這回來有24小時了嗎?

他慌慌忙忙的往外跑,怎麼也得第一時間找到江曜景需要的人。

隻希望這次,隻是一次烏龍。

宋蘊蘊不是跑了。

隻是有什麼急事去辦了,過一會兒,或者過一夜,就又回來了。

他打電話,一個一個的。

很快找到江曜景要的人。

立刻就帶來酒店。

前前後後不到一個小時。

唇語解讀員,再監控室,解讀宋蘊蘊和她同事的對話。

江曜景這邊讓酒店,把給他說話的那個服務員,叫回酒店問話。

女服務員戰戰兢兢,她隻是好心的說了一句話,怎麼感覺像是惹上事情了?

江曜景讓陳越放了一打現金在桌子上。

“把你看到的,關於那個孕婦的事情,一個字不落的說出來,隻要說清楚,這些錢就給你了。”

服務員看著桌子上的那一摞錢,差不多得有一萬。

都跟上她兩個月的工資了。

心裡肯定心動。

“就是晚上,他們在酒店的餐廳吃飯,這個孕婦好像是舒服,起身想要回房間,但是在這個時候,她蹲到了地上,看起來很不舒服,緊接著她倒在了地上,我想要上前幫忙,但是這個時候,她被和她一起吃人的外國人抱起來了,和她一起的人還說,會送她去醫院,我快下班了,就走了,這些就是我知道的全部,我全都是說了。”

這個服務員說的話,幾乎和監控視頻裡的內容吻合。

現在,隻差解讀出,宋蘊蘊和那個外國同事的對話。

“翻譯出來了。”陳越拿著解讀唇語稿子遞過來。

江曜景伸手接過來。

翻譯出的內容。

{華遠中心什麼時候發的論文?}

{你冇看手機嗎?}

……

{我們也是接到電話才知道,梅德號稱世界最好的心臟研究中心,現在,卻讓華遠先一步釋出了新的研究成果,這不是啪啪打臉嗎?以後梅德的臉,往哪裡放?}

{是啊。}

……

{牛奶有問題。}

{你的反應還算快,是我在牛奶裡下了藥,我接到的電話,是讓我必須帶你回去,已經查清楚了,數據是你泄露的,我不把你帶回去,彆說我要滾出醫院,我這一輩子的事業就都完了,我不能在退休前,被辭退,我隻能這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