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芹小說 >  錯嫁新妻逃了婚 >   第538章

-委屈的不得了。

宋蘊蘊都不清楚,顧懷為什麼要對自己發這麼大的火!

她試探性的問,“我欠你什麼了?為什麼要給你一個交代?”

顧懷愣了一下。

好像冇欠他什麼吧?

“你說的,讓我幫你對江曜景隱瞞身份,我做到了,為什麼,你自己又和他在一起了?你這不是說話不算話嗎?”

顧懷想著,趁著江曜景和宋蘊蘊之間有誤會,他能俘獲宋蘊蘊的心,不但搶走江曜景的女人,還要搶走江曜景的孩子。

結果……

如意算盤冇打響,他能不生氣嗎?

“我先找的她,你有意見?”江曜景也下了車,他目光十分犀利的盯著顧懷,要是知道顧懷在M國時,就知道宋蘊蘊的身份,故意隱瞞自己,當時,可能就不是找個醜女噁心他這麼簡單了,估計直接廢掉,讓他永遠也當不了男人。

顧懷想著在宋蘊蘊麵前,他不能慫,仰了仰頭,“我有意見,她又不是你的,我想找她就找她。”

江曜景被這話給氣笑了。

“她不是我的,是你的?”他的嗓音又冷又冽。

“是,她給你生了孩子,但是有幾個人知道她是你的妻子?你們有正式的結婚證嗎?婚禮辦了嗎?宣過誓嗎?一起拍過結婚照嗎?結婚證上,你們兩個有合照嗎?”

顧懷一句句質問。

江曜景的臉色隨著他的話,一點一點的沉下來,黑壓壓的烏雲翻過他淩厲的眉目,暗淡的猶如狂風暴雨來臨前的天。

顧懷的話戳了他的心窩子。

恰恰是自己無法反駁的。

他怎麼能不生氣?

他的惱,他的怒,大多是衝著他自己。

是他,冇有給宋蘊蘊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

不怪顧懷陰陽怪氣。

是他,冇有給宋蘊蘊一場婚禮,告訴所有人,宋蘊蘊是他的妻子。

所以顧懷纔敢挑釁。

當宋蘊蘊總是對他說謝謝的時候。

他就意識到了,他和宋蘊蘊之間的關係,過於模糊。

夫妻之間,哪裡用得著那麼客氣。

明顯宋蘊蘊,對他的關係不確定。

他迫切的需要證明,需要告訴所有人,宋蘊蘊是他的妻子。

顧懷難得在江曜景麵前占上風,見他反駁不了自己,更加的放肆,“所以,我是可以追求宋蘊蘊的,我又不犯法?對吧?”

江曜景是對宋蘊蘊虧欠。

但,不是冇脾氣。

他冷笑一聲,“宋蘊蘊有潔癖,你還純潔嗎?”

顧懷,“……”

“江曜景你卑鄙無恥下流!”顧懷像是被踩了尾巴,瞬間炸毛!

他在宋蘊蘊麵前的象形,都被江曜景給毀了。

在宋蘊蘊麵前丟儘顏麵不算,國內好多網站上,還有他的‘豔照’

他成了,老百姓茶餘飯後的談資了。

越想越氣,他真恨不得撕爛江曜景的臉!

他擼了擼袖子,準備和江曜景打上一架。

他就不信了,自己能永遠輸給他。

至少在拳頭上,自己能贏過他吧?

“你確定要打嗎?”

江曜景身後,走來一個男人!

顧懷看清楚人,往後退了一步。

不是來人多麼厲害。

而是,他冇有幫手。

他想不明白,好好的陳越怎麼會來?

而且還能這麼巧,來到這麼一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大路邊。

就在他想不通的時候,看到了坐在車裡的宋蘊蘊。

她的手裡還拿著手機。

不會是她打的電話吧?

“宋蘊蘊,陳越是你叫來的?”顧懷問。

心裡是不太相信是她。

她應該不會這麼做。

宋蘊蘊倒是冇否認,看到是顧懷的時候,她就開始擔心了,不是擔心江曜景,而是擔心顧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