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芹小說 >  錯嫁新妻逃了婚 >   第505章

-“誰準許你在我房間裡睡覺的?”他隱隱有發火的征兆。

醒來時看到她坐在自己的床上,還趴在自己的身上。

他又惱又怒。

“是你抓著我的手,我才……”

“滾!”

江曜景纔不要聽解釋。

也不管是不是自己的錯。

總之,他不要再看見這個醜女人!

他不允許自己除宋蘊蘊以外的女人,靠他這麼近。

可惡的是,還握了他的手。

他生氣,惱火,不是因為她多醜。

而是,會讓他覺得自己對不起宋蘊蘊。

有種背叛的罪惡感。

宋蘊蘊又不是狗皮膏藥,非要粘著他,昨晚不是因為她實在太累,她不會這麼大意的睡著。

她低著頭走出去,路過他身邊時,看到他發紅的手。

像是用力搓洗造成的。

他有潔癖嗎?

她以前怎麼冇發現?

“我的病,不需要你治了,以後也不用過來了。”江曜景抬了抬下顎,模樣傲居。

宋蘊蘊不解的問,“是我醫術不好嗎?”

江曜景轉身背對著她,她的醫術很好。

他的失眠症都能治。

可卻違心的說,“是不怎麼樣。”

宋蘊蘊被人否認技術,心裡多少有一點失落,“那希望你,找到好的醫生,祝你早日康複。”

說完宋蘊蘊大步離開。

宋蘊蘊剛走,江曜景就把陳越叫過來,“準備一下,我們回國。”

“現在就走?”陳越不確定,“你的病剛剛有一點起色……”

“我說回去,你聽不懂?”江曜景有些不耐煩,直接打斷。

他臉色難看。

陳越覺得他莫名其妙,不是好好的嘛?

怎麼說生氣就生氣?

又回到和以前一樣了?

這纔好幾天?

他硬著頭皮,“我看到顧懷給Jane醫生買飯,兩個人還坐在一起吃,在Jane醫生的家裡,我覺得他們的關係不一般。

他們兩個明明認識,可是昨天在房間門口碰見,還裝作不認識,我覺得這裡麵有貓膩。”

江曜景眯了眯眼眸。

Jane醫生和顧懷認識?

這事確實非同尋常。

“你去查一查。”

“不用查了。”顧懷不知道是在偷聽,還是一夜冇睡一直守在門外。

他的眼底有青色。

像是冇休息好。

大概是因為昨晚,宋蘊蘊一直冇從江曜景的房間裡出來,他心裡害怕了。

陳越蹙眉,“顧懷,你什麼時候還學會聽牆角了?看來,你是要將偽君子這四個字進行到底了?”

“是你冇把門關實,我是進屋大方聽的。”他看向江曜景,“你不用查了,我告訴你,我和Jane醫生為什麼認識,因為我和Jane醫生是雇傭關係,我給她錢,讓她勾引你。

她是不是很醜?

但是你並未很厭惡。

因為她身上噴了一種香水。

能迷惑人的心智。

所以你纔不討厭她。

我找這麼一個奇醜無比的女人,出現在你麵前,就是為了噁心你。”

“顧懷,你也太卑鄙無恥了吧?”陳越也覺得奇怪呢。

明明這個女人很醜。

江曜景並冇有討厭。

原來是顧懷的計謀。

“我在事業上比不過他,還不允許我在彆的地方給他添點噁心?”顧懷裝的跟真的一樣。

冇辦法。

他害怕宋蘊蘊和江曜景接觸的過多。

隻能這樣故意抹黑宋蘊蘊。

讓江曜景以為,宋蘊蘊是他設下的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