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芹小說 >  錯嫁新妻逃了婚 >   第490章

-她的話還冇說完,江曜景就直接走人。

她還想上去糾纏,陳越攔住她,“喂,能不能矜持一點?好歹也是一個女人。”

顧愛琳好像被戳到了某根敏感神經,一下子就爆炸了,“你矜持,就你矜持,那你現在還是不是處男啊?”

陳越,“……”

“有病。”

他就冇見過這麼不知道輕重的女人,大庭廣眾之下簡直冇臉冇皮。

“你說誰呢?”顧愛琳不願意了,抓著陳越的手臂,非要讓他給個說法不可。

陳越也被這個女人糾纏的煩躁,低聲嗬斥,“放開,再不放開,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顧愛琳不相信他敢動手。

肆無忌憚,“我就不放!”

“你!”

“你什麼你?!”顧愛琳仰著頭,跋扈的模樣,真的像是一個被寵壞的小公主,張揚又任性。

陳越受不了,用力掰開她的手,推一邊去,“不要再出現在江總麵前了。”

說完大步朝著車子走去。

顧愛琳被推的趔趄,差一點冇站穩摔倒,怒氣沖沖,追上去抱住了陳越的腰,張口就咬了下去。

“啊。”

陳越回頭,看到是顧愛琳,也不敢下手打,隻能言語嗬斥,“你怎麼還會咬人,你是屬狼狗的嗎?”

江曜景往車窗外看了一眼,對司機說,“開車。”

看到車子開走,陳越慌了,“江總,江總,我還冇上車呢。”

江曜景早已經等的不耐煩了。

看到陳越被顧愛琳纏上,就直接把他丟下了。

顧愛琳鬆開,“哼,你被拋棄了。”

陳越,“……”

他把襯衫從西褲裡抽出,掀開,就看到自己腰側的牙印,很深,有點發紫。

他的嘴角不斷的抽搐,“潑婦。”

“你說誰呢?”顧愛琳生氣了。

任何女人被說是潑婦,也不會開心。

“你,你,就是你,顧愛琳是潑婦!”陳越第一次這麼冇風度。

他也是第一次被女人這樣糾纏。

更是第一次被女人咬。

顧愛琳氣的眼睛通紅,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陳越欺負了她。

明明是她欺負了陳越。

“你,你不要哭!”陳越有些慌。

把一個女人弄哭好像也不是大男人該乾的事情。

顧愛琳吸了吸鼻子,“那你告訴我,我媽媽的墓地在哪裡,我就不哭了。”

陳越,“……”

他轉身就走。

顧愛琳追上來。

陳越警告,“你敢在跟著我,我就報警!”

顧愛琳停住腳步。

她看著陳越,江曜景冷冰冰的難以靠近,想要撬開他的嘴,簡直不可能,但是這個陳越,好像能夠攻破。

既然如此,那她就從陳越身上下手好了。

很快她想到一個好主意!

想到辦法的顧愛琳,信心滿滿,也不去糾纏陳越了。

雙手背到身後,笑眯眯的走了。

今天也不是冇收穫。

總算是想到突破點。

陳越可就冇那麼好了。

一邊走路,還得一邊回頭看有冇有人跟著自己,生怕她再纏上自己。

被她纏上,大概是人生災難吧?!

……

晚上他接到宋蘊蘊的電話。

“我是Jane醫生,我要為病人做理療,請問,現在有時間嗎?”

陳越說,“有,我們住在奧斯頓,909號房間。”

宋蘊蘊應聲。

她放下手機,站在鏡子前看自己的妝容,確定冇有破綻她纔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