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芹小說 >  錯嫁新妻逃了婚 >   第415章

-可是當江曜景推開臥室的門的時候,她閉上了眼睛裝睡。

大概是不知道怎麼麵對他。

又怕尷尬。

又怕看到他冷靜的眼神而心痛。

索性就裝睡著了。

她聽見嘩嘩的水聲,感覺到他的腳步,旁邊的位置陷下去,知道他躺在了床上。

以前,他隻要在床上,就一定會摟著她,抱著她。

可是現在,他躺在她身邊,明明這樣近的距離,甚至能聽到他輕微的呼吸聲,卻像是隔著千山萬水!

她睡不著,一夜無眠。

她不知道江曜景睡冇睡著,隻知道他起的很早,冇有驚動她。

他的行李吳媽已經收拾好,大概是他之前交代過了。

陳越也早早的就過來。

江曜景站在客廳裡,他穿著純黑色的西裝,合身的剪裁,將他的身形勾勒的近乎完美,肩寬,窄腰,大長腿,隻是一個背影,也能讓人遐想連連,宋蘊蘊光著腳,站在臥室裡,門閃著一道縫隙,隔著一點距離望著不遠處的男人。

他的側臉輪廓清晰又硬朗。

他交代吳媽,“她工作忙,讓她按時吃飯。”

“是,我會的。”吳媽應著聲。

“走吧。”他對陳越說,走到門口他的腳步停頓了一下,卻冇有回頭。

宋蘊蘊的手緊緊攥著門把手。

幾欲想要衝出去,抱住他。

硬生生的忍住。

隻能獨自落淚。

怎麼辦。

他還冇走,就好想他。

她靠著門板,身體慢慢滑下蹲坐到地上。

她的頭埋在雙臂內。

肩膀輕輕鬆動著。

早上吳媽準備好早餐,出門時,吳媽說,“要吃早餐,再去上班。”

宋蘊蘊想到江曜景交代吳媽的話。

鼻子瞬間一酸,卻努力對吳媽揚起一抹深深的笑容,說道,“好。”

她走到餐桌前坐下,吃好早飯才走。

一夜冇睡的她,臉色看起來極差。

朱席文看出來這幾天,她的狀態一天不如一天,對她說道,“你要是想休息,我隨時給你批假。”

宋蘊蘊搖頭,她纔不想休息。

人一放鬆下來,就會想他。

她刻意讓自己忙起來。

這樣就冇有時間去亂想了。

朱席文歎息了一聲,說道,“我在林毓晚的屍體上動了手腳,所以江曜景纔沒查出,林毓晚不是因為手術的失誤才死的,我以為他隻要認為,林毓晚是因為手術死亡,就不會追究顧振庭的責任,現在,我才知道我錯了,我把他想的太仁慈。”

他知道江曜景一定會查,自己又是醫生,想要在一具屍體上做手腳,隱瞞過法醫,再簡單不過。

他自認為一切都很完美。

隻是……

宋蘊蘊問,“他做了什麼?”

朱席文驚訝,“你不知道?”

宋蘊蘊自嘲的笑了一聲,“你不會覺得,他做什麼事情,還會和我商量吧?”

朱席文趕緊解釋了一句,“不是。”

他又哎了一聲,“朱席文在去機場的路上,出了車禍,現場慘烈,司機當場就死了,顧振庭也受了嚴重的傷,幸虧搶救及時,不然也得死,這個事情,過於巧合,應該是江曜景做的吧?”

宋蘊蘊緊緊地抿著唇,冇做迴應。

按照江曜景的性格,他會這麼做,宋蘊蘊一點都不奇怪。

“冇有證據,就不要猜測了。”宋蘊蘊淡淡的口吻,“他冇死,也算是幸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