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芹小說 >  錯嫁新妻逃了婚 >   第30章

-他森冷的笑了一聲!

宋蘊蘊的手腕骨,要被他攥碎,疼得她發顫。

她多想立刻掙開江曜景的手,轉身就跑,但是,她真的跑了一定會引起王堯慶的注意,隻能硬著留下來,還得賠著笑臉,諂媚的討好。

站在江曜景身後的霍勳,看了宋蘊蘊一眼。

心裡想,這個女人怎麼有點不著調?

她這樣拋頭露麵,萬一被人知道她和江曜景是夫妻。

彆人得怎麼揣測江曜景?

那麼,江曜景的臉,還要不要?!

江曜景抬起眼眸看她一眼,漆黑的瞳孔帶著一點兒冷調,轉瞬視線就移開,明知故問,“王總,找這麼個女人來,是什麼意思?”

王堯慶笑著,他察覺江曜景對宋蘊蘊有興趣,“她是我老婆舞蹈室裡的一名舞蹈老師,我尋思,讓她來給我們助助興。”

“舞蹈老師?”這個身份,倒是讓江曜景意外,她不是醫生嗎?

現在什麼牛鬼蛇神都可以當老師了?

“是的,要不,讓她來一段?”王堯慶笑著說。

江曜景拿起桌子上的餐巾擦了擦手,他的手明明不臟,就是不舒服,他起身,“我喜歡一個人欣賞。”

說完扣住宋蘊蘊的手腕,對霍勳說,“這裡交給你。”

王堯慶連忙問,“投資的事……”

江曜景已經調查過王堯慶公司的研究成果,他是意願投資的,不過現在……

他恣肆勾唇,“看這位宋小姐表現。”

表現兩個字,咬的及重!

王堯慶還想說什麼,被霍勳攔住,“王總,我們兩個談。”

作為江曜景的助理,自然懂得他的心思。

江曜景扯著宋蘊蘊走出餐廳,把她塞進車內,“宋蘊蘊,真的是我小瞧了你,什麼不要臉的事情,你都乾的出來?”

那晚他因為這個女人意亂情迷。

他從未意誌和情感被一個女人這般擾亂、迷惑,以致於影響了正常的心性和思考能力。

他惱怒超過自己理智控製範圍事情的發生。

從未那般狼狽,不敢麵對一個人。

他這段時間不回彆墅,就是不想那天那樣的事情再發生。

誰知,這個女人又一次闖入他的視線。

還是這副樣子!

看到她打扮的這般妖嬈,是為了討好男人。

他就恨不得掐死她。

要是今天來的不是他,她是不是也會在彆的男人麵前,賣弄她的風騷?

越想越氣,有股不受控製的怒火,直衝他的大腦,讓他無法思考。

隻想占有這個女人!

動作快到宋蘊蘊根本冇發現他的意圖,等到她反應過來,柔軟的唇已經被覆蓋住。

“唔——”

她試圖掙紮,雙手纔剛一動,就被抓住摁過頭頂,固定在椅背上。

江曜景蠻橫強勢,冇有一絲溫柔可言,更像是懲罰,不斷的攝取占有!

她的唇很軟,帶著獨有的香氣。

有種強烈的熟悉感。

他愈發的貪婪。

疼。

宋蘊蘊渾身發抖,隻有痛感。

無法抗拒,隻能被迫承受。

幾分鐘後,江曜景理智回籠,緩慢立刻她的唇瓣,他低著眼眸,盯著她通紅,嬌嫩欲滴的唇瓣,上麵還有他的痕跡,他的喉結上下滑動,音色沙啞,“宋蘊蘊,和我還是夫妻的期間,我不準你,拋頭露麵,去勾引男人,聽懂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