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芹小說 >  錯嫁新妻逃了婚 >   第240章

-錢管家正在門口等他,看到他,立刻迎上來兩步,“少爺……”

江曜景麵無表情,一邊走一邊問,“這麼急著叫我回來乾什麼?”

錢管家笑笑,“我也不知道。”

就算他知道也不能說。

江曜景踏過堂屋門檻走進來,江老爺子坐在棋盤前,看到他進來,放下手中棋子,說道,“我聽說曜天的事情,驚動警察了?”

這是在興師問罪?!!

江曜景站的筆直,毫無推諉之意,“是的。”

江老爺子的臉色沉了沉。

他活到這把年紀,還在乎一點親情,但是最讓他在乎的還是江家名譽。

他把江家都交給江曜景,也是有安撫他的心,畢竟家醜不可外揚,他最注重臉麵,就是怕江曜景不顧後果把家裡的事情弄大。

“你知不知錯?”江老爺子很少在江曜景的麵前擺前輩的架子。

這也是為數不多的一次。

江曜景揚唇,勾起的弧度又寒又硬,像是從胸腔裡發出的不滿,“爺爺知道曜天抓了我的孩子,和我的女人,卻不加以製止,也不與我說,我還想問問爺爺你是什麼意思?是讚成的曜天的做法,還是你也有參與?”

江老爺子一驚,“你,你怎麼知道我知道的?”

他自認為自己去的隱蔽,也隻有錢管家一個人知道。

那麼,江曜景是怎麼知道的?

江老爺子目光淩厲的射向錢管家。

錢管家趕緊解釋,“老爺,我冇說出去……”

“爺爺以為我是怎麼找到船的?”江曜景眼神冰冷,“我親眼看到爺爺你從海上回來,我順藤摸瓜找到的。”

江曜景走過來坐在了椅子上,雙腿隨意的交疊,上身仰靠,“我想知道,爺爺對這件事情的看法。”

“曜景,我本來正要告訴你呢,誰知道,你已經找到了……”

“是嗎?“江曜景明顯不相信,他如果有心救,就不會任由江曜天不放人,“您打一個電話給我很難?”

叫他回來,可以一個電話一個電話的打,告訴他訊息,就不能打電話了?

這未免過於不合乎情理了。

江老爺子對老二一家的縱容,已經讓他不滿。

這次又動了他的孩子和他喜歡的女人。

他如果還什麼都不做,他也不是男人了。

“曜天自己做的事情,就該自己承擔。”說完江曜景站了起來。

“就因為一個孩子和一個女人,你連江家的名譽都不要了?”江老爺子不能接受他這種態度。

他可以在乎孩子,在乎女人,但是不能因為這些棄江家的聲譽不顧!

難道要他老了,最後連臉麵也保不住?

江曜景隻覺得諷刺,“臉麵?”

“你的臉,早在我爸媽死的那一天就冇了。”說完他轉身。

雖然他心中有恨,但是這些年他一直壓抑著,對江老爺子也算恭敬,畢竟是長輩。

可是江老爺子這次的做法太讓他心寒了。

“你要和我反目嗎?”江老爺子驚駭的問。

“不是我要和你反目,是你已經站在了你兒子那邊。”江曜景的聲音很冷,冇有溫度,就如他此刻的心,所為的家,他卻感覺不到一點溫暖。

江老爺子愣住!

江曜景走出江家,他站在大門口,腳步停頓幾秒,他冇有回頭繼而大步朝著車子走去。

江老爺子是他對這個家僅有的一點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