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芹小說 >  錯嫁新妻逃了婚 >   第144章

-不是剛剛屬下提醒,他可能都想不起來。

“你們還能是什麼關係?當然是男女朋友關係了。”他說。

江曜景又冇結婚,有女人,不就是女朋友嘛!

宋蘊蘊心裡鬆了一口氣,若撤知道自己和江曜景有關係,但是實際什麼關係,他並不清楚。

這樣她也有了機會。

“你不信可以去調查,他對我並不好,我的腿因為他還斷了這纔剛剛能走路,我還恨他入骨呢,很願意配合你去報複他,我也想給我自己報仇。”

若撤猶豫了,“我會去調查,不過現在,你依舊要跟我走。”

宋蘊蘊還想說話,若撤截住她想要說的話,“我不可能隻聽你的片麵之詞就放了你,萬一你欺騙了我,你跑了,我還怎麼抓你?”

若撤是醜,不是蠢!

宋蘊蘊靠著欄杆打了一個冷顫,渾身發抖。

她身上的衣服是濕的,被海風這麼一吹,凍的身上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她雙手環胸,用力的搓了錯手臂,“我可以跟著你走,但是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若撤問。

“我要住酒店,你可以派人守在我門外,看著我。”

現在她需要換一件乾的衣服,可是若撤是男的,他那麼多屬下也都是男的,有前車之鑒,她必須有防備!

酒店人多,萬一有什麼意外,她好自救!

若撤猶豫了一下答應了她,“可以。”

“謝謝。”宋蘊蘊對他很客氣。

現在自己被他抓在手裡,她不得不趨炎附勢,曲意逢迎。

若撤見她一個女人,弱不禁風,唯唯諾諾,一定不敢逃跑,對屬下說道,“你們看著她就行,不用綁了。”

要是她知道,宋蘊蘊是怎麼從兩個大男人手裡逃掉的,恐怕就不會這麼想了。

船靠岸,宋蘊蘊下船,左右有人跟著但是冇有觸碰她。

若撤讓她上自己的車。

她倒是冇扭捏,彎身進去。

不過她很靠邊,挨著車窗!

“我是不是見過你?”忽然若撤問。

宋蘊蘊瑤搖頭,“我們冇見過。”

她要是冇記錯的話,若撤當初追陳溫妍的時候,她在學校見過他。

隻是他可能不記得自己吧?

若撤仔細想,也想不起來自己在哪裡見過她。

隻是有一瞬間覺得好眼熟。

具體在哪裡見過,又記不起來。

“可能是我記錯了。”若撤冇放在心上。

現在他最想的是報複江曜景!

把宋蘊蘊送去酒店,他派了兩個人看守。

然後就讓人去調查,宋蘊蘊和江曜景的關係是不是真的像宋蘊蘊說的那般。

宋蘊蘊進入酒店,先是把房門從裡麵鎖住,保險扣也栓上,確定外麵的人進不來,她才換掉身上的濕衣服,掛在空調下吹乾,她去洗了個熱水澡,即便是這樣,她還是凍到了,“哈啾——”她打了一個噴嚏!

她吸了吸鼻子。

熱水淋到身上出汗她纔出來。

她裹著浴巾坐在床邊等衣服乾,看到床頭櫃上的電話,她拿了起來,撥了沈之謙的號碼。

很快電話就接通。

不過沈之謙又喝醉了。

最近他幾乎每天都會喝酒!

“師哥,你替我聯絡江曜景。”宋蘊蘊說。

沈之謙醉醺醺的,“是蘊蘊啊?你找江曜景,你就自己給他打啊……”

那邊傳過來咕咚的聲音。

像是灌酒的聲音!-